美好时光遇见你许瑶秦淮亦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美好时光遇见你

美好时光遇见你

美好时光遇见你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悠书阁

作者:月下海草

时间:2019-10-19 16:02

评语:岁月残忍。

许瑶秦淮亦小说叫做《美好时光遇见你》,这里有美好时光遇见你小说在线阅读。许瑶秦淮亦小说主要讲述了:许瑶在秦淮亦眼里,低贱至极,即使许瑶爱了他十几年,秦淮亦也丝毫不会感动,他还要为了别的女人去折磨她,直到她为他疯狂。

精彩节选:

许瑶和秦鹤走到了一起,是谁都没想到的事。

曾经,许瑶以为,自己非秦淮亦不可,这辈子,只能做他的女人。

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

她才发现,有些东西,是无法控制的。

秦鹤对她很好,似乎害怕她回忆起以前往事,每天晚上,依旧独自睡在隔壁。

他们曾经也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

可那段婚姻里,秦鹤对她,相敬如宾。

“哥哥最近的情况很不好,听说……他最近在打零工,和许菲儿,大吵一架,出了车祸。”

许瑶手一颤:“他和许菲儿过的如何,都不关我的事了。”

“许瑶,要不要去看看哥哥,他在医院里,没人照顾。”

“他连许菲儿是谁都没分出来,我去了,不是戳穿谎言了吗?”

秦鹤笑了笑,并不强迫她:“没事,我去看看吧,哥哥自从和家里断了联系后,日子过的也很艰辛,我想他要是知道许菲儿不是你的话,肯定也很难过。”

“秦鹤。”许瑶叫住了他:“我不管秦淮亦到底是怎么想的,又或者是他把许菲儿看成了我,所以才这么做,我都已经决定好要和你过一生。”

秦鹤怔怔的看着许瑶,黑眸慢慢湿润:“许瑶,你等我。”

秦鹤去了医院。

去了一个下午。

回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

“怎么了?”

许瑶皱着眉头:“发生什么事了?”

“看新闻吧。”秦鹤打开了电视:“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可能……”

秦鹤没再继续往下说。

打开电视,里面就跳出了新闻报道。

“据悉,往日秦氏继承人秦淮亦今早劫持了自己的孩子,并在家中埋下炸弹,准备炸死全家,此等激烈的手段,疑是和妻子吵架有关。”

秦淮亦埋了炸弹?

他想做什么?

“怎么会这样!”

“现在那边已经被警察包围了,很危险,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许瑶看着秦鹤,微微皱起眉头:“你为什么能这么平静?”

秦鹤长叹一声:“许瑶,很多事,我没有告诉你,其实哥哥当年不是假死,他是真的死了。”

许瑶脑子‘嗡’的一下,被炸开了。

“你,你说什么?!”

许瑶无比的震惊。

秦鹤和她说了很多、很多。

她才明白,当年的秦淮亦,确实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但是他的期限有五年。

“哥哥说,他有很多事情要做,有很多东西要忙,所以用假死来解脱。”

秦鹤看着远处,喃喃自语:“其实他是被逼无奈的。”

许瑶的脑子一片空白,完全分不清秦鹤说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

“我要去现场。”

秦鹤没有阻止,带着许瑶去了爆破现场。

现场已经被警察围了起来。

四周人群三三两两,似乎都害怕被炸死。

秦父秦母就站在防线外,对着里头大喊:“淮亦!你出来!你别想不开!你放下所有的东西,你回来还是我们的孩子!”

好久没见秦淮亦了。

他似乎老了很多。

穿着破破烂烂的衬衫、满脸胡渣的站在废墟中,手里拿着刀,夹持着许菲儿的两个孩子和许菲儿。

“马上就解脱了……很快的……”秦淮亦喃喃自语:“很快的……”

许菲儿哭着大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我不想死啊!谁来救救我!”

看着这样的秦淮亦,许瑶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

她走到防线,看着秦淮亦。

那一刻,秦淮亦似乎也看见了许瑶。

他踉踉跄跄,喊了一句:“是你吗?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见不得你了。”

许瑶不禁泪目。

他记得她。

“姐姐,救我!我不想死!”许菲儿后悔莫及,她怎么也没想到,秦淮亦会劫持自己,还要杀孩子。

早知道这样,她死都不要和秦淮亦在一起。

“淮亦……”许瑶张了张嘴,喊道:“你放了她们吧,别一错再错。”

秦淮亦苦笑一声,摇摇头:“不,谋划了这么久,就在等着这一天,终于到来了,我不会放手。”

谋划……

什么谋划……

许瑶根本听不懂。

她只看见了秦淮亦眼里的绝望。

是的,他一心求死。

“不要!我求你!我求你了!我再也不敢了。”

许菲儿哭着,慢慢跪在地上,看着自己哭喊着的孩子,央求道:“他们都是你的孩子,你别杀他们好不好?”

“是吗?”秦淮亦冷笑:“他们根本就不是我的孩子,你以为我真的上过你?”

许菲儿看着秦淮亦的笑,后背一凉。

她似乎意识到,这根本就是一个局。

一个设计了好几年的局。

“你,你在胡说什么?”

秦淮亦只是笑着,拿着一把刀,‘撕拉’一声,直接刺穿许菲儿的手臂。

许菲儿惨叫一声:“救命啊!姐姐!我不想死!”

秦淮亦无情的将刀拔出来,死死掐着许菲儿的脖子:“你欠她的,我们一笔一笔慢慢还!”

“淮亦!不要这样!”

秦父秦母站在防线外大喊:“你是我们的儿子,你快回来,不要为了这种女人而去坐牢。”

秦淮亦似乎没有听见,一刀,一刀的刺进许菲儿的身体。

但就是不刺中要害。

“求求你……放了我……”许菲儿倒在废墟上:“我错了……我再不敢了,姐姐就在那里,她还好好的……”

秦淮亦面不改色,直接一刀划破许菲儿的脸。

“啊!”许菲儿惨叫一声,彻底晕了过去。

一双儿女被秦淮亦捆在地上,大声嚎叫着。

秦淮亦慢慢站起身来,手里拿着遥控器。

许瑶大概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了。

那一刻,她脸色惨白:“淮亦!你不要做傻事!求求你!放下遥控器,走出来!”

秦淮亦很淡然的笑着。

他望向了秦鹤,说道:“谢谢你,照顾她,有你在我就安心了。”

说完,秦淮亦按下了遥控器。

秦鹤大喊一声:“危险!”后,紧紧的抱住许瑶。

‘轰’,巨大的一声,灰尘滚滚而来。

飞沙走石间,她似乎看见秦淮亦的身体炸的四分五裂。

很多年前。

秦淮亦是许瑶的一个梦。

他就像是天神一样。

英俊、潇洒。

她总在想,如果有天,她能和秦淮亦在一起,该有多好。

“许瑶,你等我,等我长大了,我就娶你为妻。”

“许瑶,你怎么那么笨啊,被人欺负不会躲我身后啊?”

“……”

梦惊醒,四周一片漆黑。

‘叮’一声,灯光亮起,她才发现,自己躺在家里。

一切,不是梦。

秦淮亦,彻底死了。

而且因为他劫持人质,造成三人死亡,还要追求他的刑事责任。

“许瑶……”秦鹤微微皱起眉头,坐到她的身旁:“你还好吗?”

许瑶慢慢的看着秦鹤:“你一定知道对不对?这些年,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秦鹤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许瑶,你还记得,你和哥哥有个孩子吗?”

小羽……

是她和秦淮亦的孩子。

生出来后,就被秦淮亦送走了。

至今没有见过。

“你不是说,孩子被秦淮亦杀死了吗?”

“其实……”秦鹤身子一颤:“其实,孩子本就患了先天性的疾病,活不成,哥哥怕你难过,所以一出生就送走了,送走没多久,因为感染严重,活不到三个月。”

许瑶愣了愣。

突然想起很多年。

她得知了孩子的死因,狠狠的咬了一口秦淮亦。

默默无声,泪流而下。

秦鹤抱着她:“对不起……我当年没解释清楚……”

许瑶又哭又笑:“他一定是疯了……”

“许瑶……”秦鹤隐着悲伤,哽咽:“当年,哥哥知道自己只有五年的命,又得知了你父母的死和我爸妈有关,于是用假死来解脱,想要弥补你,后来……他想给你一个名分,所以带你回来了……但他没想到,回来以后的路,会这么难走。”

许瑶当时也想和秦淮亦从头开始,所以假装失忆。

但谁能想到,后来会发现这么多的事情。

“遭到父母的极力反对后,又看见他们无情的谴责你,哥哥他……有了报复父母的念头,从他离开公司的那一刻起,他的计划,就开始了。”

“你的意思是……淮亦,从来都知道,许菲儿是谁,没有认错,对吗?”

秦鹤微微点头:“是的。”

“他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个将死之人,你觉得他想做什么?”秦鹤叹息:“他要弄死许菲儿,也想让爸妈知道,他爱你的决心。”

许瑶无法想像。

她根本就不知道秦淮亦在背后竟然暗暗谋划这些。

她以为他真的认不出许菲儿是谁。

和她柔情蜜意的过日子。

原来,都是计划。

“哥哥是怎样的人,我太清楚了,他怎么可能连自己爱的人都分不清?他根本就是为了计划,忍受折磨,所以,许菲儿的孩子,是他故意找人上她,让她怀孕的。”

秦鹤的话,令许瑶大吃一惊。

“他想让许菲儿痛苦的死去,让她看着自己的孩子死无葬生之地。”

许瑶突然想起来。

曾经在街头见到了秦淮亦和许菲儿。

当时的秦淮亦,给了她一百块钱。

他紧紧握着她的手,将钱塞在她的手里,似乎说了一句:“许瑶,你要记住,我爱你。”

可惜当时人潮汹涌,她完全听不清。

现在回想起来。

一切,就像是电影,一点点的浮现。

“他从来没和我说,他快死了……”

“我也奇怪,他怎么突然叫我回来,告诉我,你在哪,让我照顾你。”

许瑶怔怔的看着秦鹤。

这才明白过来。

然而明白,已经太晚。

秦淮亦死了,是不争的事实。

秦父病重,秦氏集团的重担,一下子压在了秦鹤的身上。

但他和秦淮亦不同,会抽出很多时间来看许瑶。

秦母因为秦淮亦的死,郁郁寡欢。

这天,她打了电话,让许瑶回家一趟。

经历国这么多的事情。

再次面对秦母,许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作为晚辈,她还是恭恭敬敬的带着礼物上门。

秦母就坐在窗前,看着后院的花花草草。

似乎在记忆里,秦淮亦和秦鹤两人的身影就在下边。

“伯母。”许瑶轻轻的叫了一声。

这些日子,她过的也不好。

秦母扭头,看着许瑶,问道:“你和秦鹤,过的还好吧。”

“还好。”许瑶淡淡回应:“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其实你父母的死,主要是因为金融危机,但说到底,我们还是做了小人。”

秦母的话,从身后传来。

许瑶愣住,笑了笑:“我不懂商场上的事,在秦家呆了十几年,伯父伯母对我怎么样,我心里清楚。”

秦母望着窗外,叹息:“当初选择你和淮亦在一起,是因为我们真心喜欢你,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我们应该会过得很幸福。”

许瑶点点头,放下了礼物后,就走了。

七天后,是秦淮亦的头七。

许瑶来参加时,秦母哭得昏厥过去。

秦父拿了白酒,独自坐在外头,喝的醉醺醺的。

从那天起,秦鹤正式接任秦氏企业,成为了秦氏的总裁和董事长。

他的担子变得很重。

偶尔回来,也是一个人坐着。

“秦鹤……”许瑶递上了一杯茶:“你最近还好吗?”

秦鹤看了看许瑶,露出轻松的笑容:“还好,你不用担心。”

秦鹤不碰她。

从来不。

就像是保护着珍稀的宝物一般,除了远远的看着她,不会做任何的举动。

许瑶放下杯子,淡淡的说:“今晚进来睡吧,回家看看哪天是黄道吉日,你要是愿意,我们就去领证。”

…………

秦淮亦的墓碑,就在对面的后山。

许瑶又来看他了。

带了他最喜欢的百合花。

清明时节雨纷纷。

不知不觉,下起了毛毛细雨。

她也不嫌脏,坐在墓碑旁,看着远处:“淮亦,你相信吗,在很久以前,我就觉得,我一定会做你的妻子。”

“今天下雨了,我知道,你讨厌下雨,最讨厌一个人,所以我来陪你了。”

许瑶就这么坐着,和秦淮亦说了很多关于他们的过去。

那天,她陪了秦淮亦整整三个小时。

下山的时候,秦鹤开了车来接她。

因为豪车的缘故,引来了很多人的注目。

“这好像是秦氏企业的总裁。”

“是啊,长得可真好看。”

秦鹤为许瑶打开了车门:“今天带你去个地方。”

“爸妈今天怎么没来,他们忘记今天是清明节了?”

秦鹤笑了笑:“没有,他们知道你要和哥哥说话,所以打算等会再来。”

车开到海边,就停了。

下了车,迎面吹来的海风带着甜甜的味道。

“你以前说过,你喜欢海,所以婚礼就在这里举办。”秦鹤看着许瑶:“你愿意吗?”

秦鹤的黑眸带着浅浅的温柔。

他就像是多年以前那个温润如玉的少年,从未变过。

和秦淮亦最大的不同,就是性子温吞。

但谁能想到,这种温吞的个性能够把整个秦氏集团打理得这么好。

许瑶望着远处:“秦鹤,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我和秦淮亦的过去?如果换作是我,我一定受不了我的男人有这样的过往……”

“说不介意,是假的。”秦鹤双手插进裤兜:“但是我觉得介意这东西,就像是屏障,你跨不过去,就永远没办法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我不要互相折磨,一辈子有多长啊,短短几十年,何必互相折磨。”

秦鹤的话,虽然寥寥几十字,却像是一记重锤,砸中了许瑶。

就是这么浅显的道理。

但她始终看不透。

“谢谢你,秦鹤。”

“不用谢,余生请多指教,秦太太。”

秦父秦母,到底还是答应了秦鹤和许瑶的婚事。

大概是因为秦淮亦的事情,很大程度上打击了他们。

他们害怕秦鹤也会因此步入秦淮亦的后尘。

婚礼就在海边举行,秦鹤邀请了很多的亲戚。

结婚那天,许瑶穿了中式的礼服。

她没想到,秦鹤穿起红色的喜服来,会是如此英俊。

他是一个很淡然的人。

无论岁月对他做了什么,始终保持着初心。

这大概也就是感化许瑶最大的地方。

他牵着许瑶上车时,轻笑着:“这一次,我不会让你难过了。”

即便过往是如何的难挨,最后还是见到了光明。

秦鹤给了许瑶一个盛大的婚礼。

新婚之夜,秦鹤喝了几杯。

进门前,还敲了敲门:“我……进来了。”

得到允许后,秦鹤才开了门。

他脱下了外套,放在一旁。

许瑶很美。

美的让秦鹤不知道该做什么举动。

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和许瑶发生过任何关系。

仅仅是同床共枕。

心,如同擂鼓般敲打着。

两人并坐着。

过了几秒,秦鹤微微咳嗽,打破沉寂:“嗯……你累不累,累的话,先睡吧。”

秦鹤没准备好。

他害怕许瑶的心里还有秦淮亦。

他不敢轻举妄动。

新婚之夜,秦鹤竟然自己拿了枕头被褥,去隔壁房间睡。

铺好被子,打算关门,一双小手从门缝里伸了进来。

“你要一个人睡着?”她拧着眉头看他。

秦鹤有些尴尬的点头:“我怕你累,今天结婚,忙了一天,所以……你先睡吧,不打扰你。”

说着,秦鹤关了门。

许瑶站在门口,看着秦鹤的背影,鼻子有些酸涩。

秦鹤这个人,处处为她着想。

就连结了婚,也和当年一样,把自己当成局外人。

这样的秦鹤,让许瑶感到无比的心疼。

“你真的,不回去睡?”

秦鹤怔住:“那个……我还是自己睡吧。”

“秦鹤!”许瑶厉喝一声:“你要是不喜欢我,你就别和我结婚!”

‘咣’一声,许瑶将门狠狠的关上,扭头就走。

回到房间,气的哭了。

她和秦淮亦的过去,就像是一道疤,横跨在许瑶和秦鹤中间。

这道疤,何止是秦鹤想要忘记的?

她许瑶同样也想。

“许瑶……对不起……”秦鹤从身后抱住了她,声音低哑:“我是怕……是怕你忘不了哥哥,我不想让你难受。”

看着秦鹤充满血丝的双眸,许瑶红着眼眶:“秦鹤,我们认识十几年了,你是不是以为,在我的心里,你永远比不过秦淮亦?”

秦鹤垂眸,神色令人心疼。

许瑶咬着唇,一字一句:“是,我曾经以为你永远都比不上秦淮亦,可是当你毫不犹豫的说,你要给我捐献眼角膜时,我的心就好像被你抓着一样,等到我恢复光明,看不到你时,我以为你把眼角膜给了我,你知道我当时什么感受吗?”

看着许瑶的眼泪,秦鹤不由得皱起眉头,轻轻擦拭她的泪水。

“我当时就在想,如果你把眼角膜给了我,我这辈子都还不清对你的恩情,直到我看见了你安然无恙,那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你在我心里,已经不止是恩情,我在乎你,秦鹤。”

‘我在乎你’这四个字,就像是一阵清风,拂进秦鹤的心里。

他爱了这个女人十几年,心疼她十几年,也曾想从她的嘴里听到这句话。

可他知道,这不可能。

“许瑶……”秦鹤有些激动的握住她:“你说的,是心里话吗?”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每一次都在我最绝望的时候出现,在我最难堪的时候出现,我只知道,我的心里,有你……”

话音落下,秦鹤紧紧的抱住许瑶,像是要将她嵌入自己的骨肉,激动无比。

“许瑶!我觉得,我像是在做梦,现在让我死,我也甘愿。”

“傻瓜。”许瑶缓缓推开秦鹤:“所以你现在还要睡隔壁吗?还是你觉得我不配和你一起睡?”

秦鹤笑了笑:“不是不配,是不敢,许瑶,我不管你和我哥哥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你在我心里,比任何人都重要。”

说完,秦鹤将被子搬了回来。

两人坐回床上。

四目相对,秦鹤红了脸。

经历了不少大场面。

也见过不少的美女。

可是许瑶是他爱了十几年的人,他不敢轻举妄动。

轻轻的。

许瑶搂住秦鹤的脖子,淡淡的吻上。

秦鹤得到了许瑶。

在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得到了全世界。

……

秦氏集团在秦鹤的带领下,越发的成功,占领市场的份额越发的大。

秦鹤越发的成功,身边的女人也接连不断。

“秦总,孟家千金说送了一点亲手做的午餐来见您,怕您中午忙的没吃饭。”

秦鹤微微皱起眉头:“谁要她送了,别让她进来。”

助理难为情的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还没一会,门又开了。

秦鹤想都没想,就抬头说道:“孟小姐,我说过很多次了,不要擅自闯进我的办公室,还有,我依旧结婚了,我很爱我的妻子,你别再给我送东西,否则……”

“否则什么?”

抬头望去,走来的人,哪里是孟家的千金,分明是许瑶。

“你怎么来了!”秦鹤喜出望外:“这么大老远跑来,有没有叫李叔送你?”

“叫了,我听说你最近在忙新产品上市,忙得连饭都吃不上,所以我亲自做了送过来。”

“为什么要做,太辛苦了。”秦鹤说着,脸上却带着笑意:“以后别做了,我会尽量完成这一阶段的工作,回去陪你的。”

秦鹤打开食盒,里面都是他爱吃的东西。

许瑶看着他,轻笑一声:“你都在公司三天了,我担心你。”

话音刚落下,门外就传来一阵吵闹声:“你们为什么不让我进去,我要见秦总!我要给他送饭!”

‘咣’一声,门被踹开。

孟氏千金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食盒。

本来高高兴兴的想和秦鹤打招呼,谁知,竟看见了许瑶的存在。

“哟,你就是秦淮亦的前妻吧,真够厉害的,残花败柳也敢嫁给秦总,你这手段真高明啊。”

许瑶的事,人尽皆知。

可秦鹤接管公司以后,不允许任何人谈论这件事,否则就要以开除处理。

这件事,很久没人提过了。

公司上下都知道是个禁忌。

秦鹤慢慢放下手里的筷子,站起身来走到孟氏千金面前。

他是个温和的人,不喜欢打女人,但并不代表,他可以容忍别人说许瑶的坏话。

“是吗?”秦鹤冷漠的看着她,冷笑:“我记得,孟氏今年也要占领电子市场,本来我还想留一块肉给你们吃,看起来,没必要了,你们等着这笔生意失败,宣布破产吧。”

孟氏千金一听,脸色煞白。

今年家里就等着事先占领这个电子市场,好让已经濒临破产的公司有点起色。

如果秦鹤插手,这块肉,就不可能吃进肚子里。

她意识到了什么,立刻道歉:“对不起,我……我只是……只是随口说说,你看在我口无遮拦的份上,饶了我吧。”

“说我可以。”秦鹤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但是说我太太就是不可以,所以你要记住,孟家是败在你的手里。”

说完,他笑了笑:“孟小姐请吧。”

秦鹤按下了内线。

门外进来几个壮汉,将晕过去的孟氏千金拉了出去。

许瑶看着秦鹤,心里有些暖。

“是不是因为我,让你难受了……”

“瞎说。”秦鹤继续埋头吃饭:“我从不觉得,我觉得娶了你,我这一生才算是圆满。”

许瑶笑了笑,转身坐到了一旁的沙发,静静看着秦鹤工作。

说实话,她从来没见过秦淮亦工作的样子。

以前他憎恨她、厌恶她,不让她靠近公司。

现在,她坐的这么近,看着秦鹤时,心里总觉得很温暖。

秦鹤工作很辛苦,坐了一个下午,忙到忘乎所以,都忘记了许瑶躺在沙发上。

等许瑶醒过来时,才发现自己被秦鹤抱了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快点放我下来!大家都在看呢!”

秦鹤竟然在公司里,公然的抱着她下楼!

路过的所有员工指指点点,令许瑶不禁红了脸颊,恨不得就窝在秦鹤的怀中,没脸抬头见人。

看着脸红的炫耀,秦鹤笑着说:“我就是要让他们看见,我要让他们知道,你是唯一的秦太太,所有人都不能说你。”

“秦鹤……”

秦鹤的举动大胆,抱着许瑶不坐电梯,走楼梯。

上上下下,每个部门,几乎都看见了秦氏集团总裁抱着秦太太下楼的场景。

许瑶不敢抬头,紧紧抓着秦鹤,窝在他的怀中。

直到上了车,许瑶才抬起头,狠狠的垂了秦鹤一下:“你混蛋,你害我丢脸了。”

秦鹤却笑着:“这有什么好丢脸的。”

许瑶红着脸,打开车窗,让风吹进来。

在夜路华灯下,许瑶看着窗外的风景:“秦鹤,我想和你说件事。”

“什么事?”

许瑶沉思了一会:“我好像比你大五岁?”

秦鹤苦笑:“就这事?”

“你觉得……我老了吗?”

“你在我心里永远十八,而且我并不觉得你比我大,你怎么了?为什么说这个?”

“我……我好像……好像怀孕了……”

“滋”的一声,秦鹤猛地踩下煞车:“你说什么?!”

许瑶垂着头,红着脸颊:“我好像怀孕了……可是我现在年纪大了,我怕我……”

“真的吗!你怀孕了!”秦鹤大喊一声,从不可置信到欣喜无比,再到紧紧的抱住了许瑶:“你在跟我开玩笑吗?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

听到这话,许瑶的心里有些难受。

她为秦淮亦流产多次,曾经她也以为这辈子怀不上秦鹤的孩子。

但是,这个孩子还是到来了。

来的那么及时。

“可是我觉得我年纪大了,生了孩子后变老,你会不会不爱我?”

今天看了孟氏的千金,许瑶才有些害怕。

她们是那么年轻,秦鹤比自己小那么多,和她们在一起,许瑶没有任何优势。

“你把我看做什么?”秦鹤亲吻她的额头:“我要的只有你,这无关容颜……”

许瑶紧紧的抱着秦鹤:“谢谢你,秦鹤,你给了我这一生最美好的时光。”

九月后,许瑶大腹便便,在一个午后,破了羊水,被紧急送进医院。

秦鹤站在生产室门外惴惴不安。

“会不会有危险,为什么还不出来。”

秦父秦母也无比的紧张,却还得安慰秦鹤:“你别走了,越走我越心急,慢慢来。”

话音刚落下,护士就开了门走出来:“秦总,生了、生了。”

“生了吗!我太太还好吗?”

“秦太太很好,生了一对龙凤胎哦,恭喜秦总。”

“龙凤胎……”

秦鹤不可置信的转身,看着自己的父母:“我……我要当爸爸了!”

三个月后。

秦鹤抱着两个孩子坐在院子里:“你叫秦梦,你叫秦萧……”

话音刚落下,许瑶就走了出来,看着秦鹤的模样,唇角不禁上扬。

最绝望的时光里,幸好遇见他。

如果没有他,这辈子,怕是浑浑噩噩走一遭。

愿此生,恩爱相伴。

  • 美好时光遇见你 截图1
  • 美好时光遇见你 截图2
  • 美好时光遇见你 截图3
  • close
  • 你是我的半生荒唐
    你是我的半生荒唐

    短篇虐恋

    2019/9/6 |

    版本:

  • 爱你是毒,无药可解
    爱你是毒,无药可解

    短篇虐恋

    2019/9/6 |

    版本:

  • 风月不曾扰
    风月不曾扰

    民国短篇虐恋

    2019/9/6 |

    版本:

  • 爱你如歌,不唱离别
    爱你如歌,不唱离别

    短篇虐恋

    2019/9/5 |

    版本:

  • 千错万错爱你没有错
    千错万错爱你没有错

    短篇虐恋

    2019/9/5 |

    版本:

  • 世上无人再像你
    世上无人再像你

    短篇虐恋

    2019/9/4 |

    版本:

  •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