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莫急臣妾有戏云止雨东门勋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殿下莫急,臣妾有戏

殿下莫急,臣妾有戏

殿下莫急,臣妾有戏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原创书橱

作者:画凝冰魄

时间:2019-10-08 15:43

评语:当初怎么嫁这么个废物。

云止雨东门勋小说叫做《殿下莫急,臣妾有戏》,这里有殿下莫急臣妾有戏小说在线阅读。云止雨东门勋小说主要讲述了:前一世,作为相府嫡女,云止雨身份尊贵,却遭到污蔑,说她通敌叛国。重生一世,云止雨学会了扮猪吃老虎,与废物太子东门勋联手,共谋社稷。

精彩节选:

风刮过整个山岚,地面在慢慢裂开,发出轰隆隆的震动声。

一架比人还高的一个铁皮“怪物”打开了触角,那东西张着四个十极大的触手,只要一拍打地面,连岩石都能随之碎裂。

鬼面虽然知道巫族人的能力,却没见过这么厉害的机关技艺。

古有造神之术,可以改天换地,并非是说会创造神明,而是能让神都为之惊叹,虽然巫族人最擅长的是巫术,却拥有多少常人所不及的技术。

比如机关遁甲,这些世外高人从不屑被现实捆住手脚,更不喜欢束缚,因在乱世难以安身,巫族最后收拢了这些世外高人,代代传承其绝妙的技艺。

而这位大祭司,定是造神之术的高手。

这样一个庞大的机械怪物,如果用到战场上,一定以一敌百。

云止雨这样想。

鬼面拔出剑,虽然他行动迅速,但哪是这个“怪东西”的对手,才一会便已节节败退。

那东西张着齿轮制作的大口,用触角上的钳子夹住鬼面的腰身,接着竟是一口吞了下去!

“鬼面!”云止雨眼看着那“怪东西将鬼面吞下,接着又将自己埋到土里,仿佛等着再一次的召唤。

待清静下来,大祭司杵着拐杖,冷着脸就要走。

“我求你,放了他。”云止雨的请求略显生硬,因为她没有任何底气能得到最好的结果。

大祭司背着身:“这是你的惩罚。”

“我的惩罚已经够多了!你放了他,我求你!”

“呵呵,你来求药,是为了谁?想必你自己清楚,不牺牲一个人,你认为你能活到现在?”

“鬼面他会死吗?”

“他不会。”

“那么大祭司前辈,我要与你做一个交易。”

云止雨瞳孔放大,似已经花是全部的力气。

“你为什么不杀我?你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

“哈哈哈,真是聪明的丫头,老身老了,自然想找人陪伴。”大祭司回过头,一双阴暗的眼睛充满了许多未知的欲望。

“我是不会与你同流合污的,你死心吧。”大祭司做这一系列的事,定是观察了她许久,不是想利用她,又怎么会做这许多事,大不了一剑杀了她就是。

“我们两个打个赌吧,如果我输了,这个小子和神药,都交给你。”

“赌什么?”

“老身赌,你将变成全新的一个人,你会和东门荞一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会成为满肚子阴谋诡计的野心家。”

“这是个什么样的赌?这也太奇怪了吧!”云止雨虽然经历了这么多事,可是她依然相信自己是善良的,她不会去做触犯底线的事。

“老身需要一个人陪,你何时来陪陪老身?老身在这里等着你。”

“可是你先放了鬼面啊!喂喂!”

“放心,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那个赌,你一定会赢的,哈哈哈。”

大祭司一边说话一边慢慢离去。

她在做一个约定,所以鬼面应该不会有事。

看这样子大祭司压根不会把神药交给云止雨的……

算了,大祭司这么难对付,还要什么药啊,能保住命就不错了。

云止雨回到城镇中,雇好了车马准备返回北历。

她心里虽放心不下万种大漠里的黄芩,可是她现在连自己都无处安身,又如何救她出来呢?

黄芩曾说她是罪臣之女,脸上的烙印曾有过一个罪字,想救她出来,拓跋明都没有办法涉及。

希望她过得好吧。

北历宣政殿。

东门荞面对朝堂一盘散沙的样子,疲惫不堪,党派诸多,错乱复杂,似乎每一个人都在等着他下马。

八大家族或是拉拢了皇子,或是互相勾结,就连他想改革一些律令,几方都能吵上一架。

而太子又是个没什么主见的,待在中央一动不动。

左相道:“陛下要重新修整爵位制,无军功者,不可继承爵位,哪怕是亲王之子,不立战功,也将派遣出府,不受所有世袭待遇,这对于那些以命相博只为流芳于子孙的将帅、贵族们,如何公平?不妥,不妥啊。”

“太子认为如何?”东门荞望向还发愣的太子爷东门勋。

东门回过神了,弯腰行礼道:“此事略复杂,儿臣想,父皇定有所明断。”

“对了,父皇,听说和亲取消了,儿臣想重新立溪儿为太子妃,父皇,您可否给儿臣这个恩典?”

东门勋一提起女人,两眼发光。

群臣哗然,东门勋只好无奈得摆摆手:“好,好,朕依你就是。”

这个儿子真的丢脸啊!若不是害怕八大家族势力膨胀,他也不会立这么个没出息的太子!

司马家昌宁将军在一个朝臣耳边小声道:“这太子的草包之名,果然名不虚传啊。”

“太子的城府还是差了那么大一截……”

太子府终于迎来一片欢天喜地。

东门勋经历了这许多事变得更加坚强勇敢了,而他最高兴的,是他心里最合适的那个人终于回到了他的身边。

“恭迎太子妃娘娘回府!”

丫鬟侍卫们排列整齐,向一身素衣的云止雨行跪拜大礼。

东门勋等这一刻,等了好久好久了。

许久不见,那个心心念念的女子眉目少了许多柔和,多了一丝严厉,她发鬓不带任何装饰,穿着百姓的布衣,却浑身透着一股威严之气。

他想问她这些日子过得怎么样,想与她说很多很多话,却将一腔热血卡在喉咙里。

“都请起吧。”云止雨对着东门勋一笑:“殿下,我回来了。”

“嗯,回来就好……”东门勋没有等到她的拥抱,双手停在半空,却见她心事重重走了。

太子妃的寝宫叫做千仪阁。

这里的所有装饰还保留着陈希文的喜好,也许是来不及撤,也许是觉得扔掉浪费了。

可是云止雨却像是心里压了许多无名的火气,将那些色彩艳丽的纱幔、陈色,全部扔入火盆里。

“把这些全部都给我拿出去烧了!”

双飞见主子置气,只好点点头执行,而在院中扫地的一个嬷嬷飞奔进来。

嬷嬷是照料东门安远的乳娘——福氏。

她将纱幔护在怀里:“不能烧,不能烧,这是我们侧妃娘娘的东西。”

“一介侧妃住太子妃的屋子?这是谁定的规矩?”云止雨虽然不在意自己住哪儿,可是她才是太子妃,为什么会被人占了属于太子妃的房间?

“太子妃娘娘,自您走后,小公子一直都是陈侧妃在照顾,小公子住惯了这里,一去其他地方就会哭闹不止,陈太后下了旨,让陈侧妃继续住在这里,娘娘您只能委屈去偏殿住了。”

如果不是因为陈家出了事,陈希文压根不想让出太子妃的尊位,她想亲自抚养小公子以求自保,哪怕是被东门勋厌恨,也是不会轻易退出的。

“好,很好,我去偏殿住,可以。”云止雨举着食指对着福嬷嬷一指,将自己的包袱拿好,径直去了偏殿。

双飞已经将偏殿都收拾妥当了,主子原来的东西,都好好在这里放着,一件也没有落下。

“主子,陈侧妃家中虽已被抄家,可是陈太后还在,陈御史还在,陈家就不会倒台,娘娘,您且要忍耐,陛下到底是需要陈家的,陈太后自然不会让太子殿下轻易将侧妃赶出府去,陈侧妃失了宠,看她还能嚣张到何时?”

“没关系,我住这里就是了,住哪里都一样,只要她别惹了我。”

云止雨坐到梳妆台上,顿时觉得物是人非。

太子府比曾经的王府更加金碧辉煌,连这太子妃住的地方,也堪比皇宫里的贵妃尊位。

这里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与当初在郭家,在万种大漠,都是天壤之别。

贫困,富贵,她什么都享受过了,原来一直盼望着能回到这里,可真的回来了,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自在。

双飞知道主子受了委屈,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主子很在意自己的地位,只是不想让自己不开心罢了。

  • 殿下莫急,臣妾有戏 截图1
  • 殿下莫急,臣妾有戏 截图2
  • 殿下莫急,臣妾有戏 截图3
  • close
  • 情惹腹黑总裁
    情惹腹黑总裁

    现代言情

    2019/9/6 |

    版本:

  • 我的总裁好心机
    我的总裁好心机

    现代言情

    2019/9/5 |

    版本:

  • 陆少的第二次初恋
    陆少的第二次初恋

    现代言情

    2019/9/4 |

    版本:

  • 绣面芙蓉一笑开
    绣面芙蓉一笑开

    短篇虐恋

    2019/9/4 |

    版本:

  • 一莲心事了过往
    一莲心事了过往

    现代言情

    2019/9/4 |

    版本:

  • 入骨情债共缠绵
    入骨情债共缠绵

    现代言情

    2019/9/4 |

    版本:

  •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