洄水萦心单清颜柯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洄水萦心

洄水萦心

洄水萦心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若初

作者:青旻道人

时间:2019-08-06 16:28

评语:激起涟漪也断了他的思绪。

单清颜柯小说叫做《洄水萦心》,这里有洄水萦心小说在线阅读。沈若初厉行小说讲述了:有情人难得有缘,单清和颜柯第一次相遇他便救了她的性命,单清支支吾吾不透露身份让颜柯很是好奇,第二次河边相遇,她投掷石子激起涟漪也断了他的思绪,她目光流转似是要映照在他心里。

精彩节选:

初春时节,朱墙高深的琦晋王府,清风掠过后花园内的乘风亭,凉暖相衬,风中自带着一股春寒料峭的气息。

琦晋王颜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书合上,轻拂袍袖,慢慢站起。低首扣指,拾了石桌旁的一把折扇,指间微动,扇面展开,一幅万里山河的丹青图便呈在了眼前。

颜柯扇着扇子,薄唇轻启:吕亮。声音不响,但很清楚。

在。

一个黑色的身影闪过,在颜柯面前站定,低首抱拳道:王爷有何吩咐?

吩咐么?好像也没什么事吧,只是随便唤个人罢了。

不过人都站在眼前了,总不能说没什么事,再让他回去吧。

想了想,颜柯合了扇子道:今日天气不错,上街走走吧。

吕亮抬起头,脸上隐露一丝讶异,转瞬又成了暗喜:是!

这半个月因为朝中乱党欧阳氏之患渐危,王爷每日里不是在府中思虑筹策,就是进宫与皇上商量要事,逼得自己半刻不得清闲,那张弱冠之年的脸上都添了几分而立之岁的沧桑。今日听得王爷这样说,着实让人高兴。

不必叫人了,你我二人私行,先回屋换件衣服吧,免得被人认出。

是。

吕亮随在颜柯身后向内堂走去,进了里屋,换了衣服,略备了些银子,主仆二人便出了王府。

当今天下四分,人称须却四国:东土大轩,西塞宁桓,南番葑川,北疆寒烈。

是年尚浣五年,轩朝在位的是轩倾帝颜剡,也就是琦晋王颜柯的大哥。二人是前一任君主轩德帝唯一的两个皇嗣,因皇嗣绵薄,朝中便总有那么些势力蠢蠢欲动。颜剡自从十四岁被立为太子,十六岁开始监国摄政,十七岁登基,一直到如今,都在不停地和这些势力缠斗。

然而,朝中乱党勾结成片,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前些年好不容易将袁氏、蔡氏、俞氏三党余孽清得差不多了,一回头才发现,欧阳一族已趁机在暗中蓄了不少势力,加上有太后护着,原本只要颜柯动动王府令牌就能压制的小奸吏,如今却成了即便是颜剡下诏也未必能重创其根本的大佞臣。

今年的上元节,宫中举办灯会,当所有大臣在溢欢殿饮酒猜谜,作诗吟赋时,八麾将军欧阳彦锋硬是让自己的一个亲卫欧阳海舞剑助兴,剑风凌厉,逼得主位案前的热酒都冷了。任凭在场的许多大臣脸色多难看,欧阳彦锋都在一旁畅饮大笑。颜剡当时看了眼自己的左手边,太后慈祥的笑着,边喝酒边欣赏着剑式,完全没有意识到此举的不妥之处。颜剡回过头浅笑着呷了口酒,心中也下了个决定,年末国都城外的僭坟垄又该多添几座新坟了。

大轩的国都名字很好听,叫做平逸城。原是叫平邑城的,后来轩朝开国皇帝轩文帝建国后,取让百姓安居乐业,百世安逸之意,便改名作了平逸城。

大轩疆域辽阔,地理位置是须却四国中最好的,所以到第五代轩明帝时,大轩就步入了盛世,平逸城也真正平逸了起来,原先城中只有三四层的酒楼客栈,如今都是九层十层,四路畅通,街市繁荣。其中最喧哗热闹的,便是衎宁街,尤其是西街,不为别的,只因最著名京城第一大青楼梦翠楼就在那西街上,这便成了一处贵地,地价高升,比京城其他地方翻了好几倍,连带着西街上的成衣铺、珠宝行等其它店铺的身价都上了去,买卖生意的价钱也都是大笔的,平日里来这儿的都是王公贵族,布衣平民是鲜少来这儿的,许多官阶中下的官吏,也是皆以出入此地为荣。时间一长,西街便成了专是达官贵人来往的地方。

眼下颜柯着一袭青纱长袍,带着后头一身赤色长衫的吕亮,在西街徐步而行。

路过梦翠楼的时候,里头传出《三秋未晚》的曲声,颜柯顿了步子,勾了嘴角,折扇一挥,一副潇洒风流公子哥儿的模样尽显,朗声道:走,进去瞧瞧,里头又新来了什么样的姑娘。身后的吕亮微微伏了伏身,跟着往里走,心中却是暗叹:真以为这主儿出来散心了,结果还是来了这儿。

两人进去没一会儿,《三秋未晚》便换成了《云彼娇》。出来的时候,曲子已是近了尾声,颜柯眸子里的光比原先进去时暗了些,步子也快了不少。

没往前走多久,就听见前头的一个巷子里传出与这西街繁华格格不入的动静。

盗人钱财,不将钱袋还我,竟还敢与我动手!声音脆亮,却有些古怪,许是气急了。

不过此刻颜柯是没注意到这声音古怪,心里只是想:天子脚下,还是在衎宁西街,什么人有胆子光天化日的盗财打人,莫不是哪家府上的?想想这京城各处官邸,各家内宅总有些旁人不知道的事儿,最近查欧阳彦锋查得累了,颜柯决定探探别家的事。

于是一个飞身就攀上了旁边茶坊墙头,身后的吕亮迅速跟上。往下看时,只见有四个人厮打着。其中两个着白袍,应该是一道的。另外两个人,有一个手里拿着个鹅黄的钱袋,便是盗贼吧。

在墙头观望了一会儿,颜柯转头轻声对吕亮道:认得是哪位大人府上的么?

回公子,不认得。

嗯,我也不认得,不过看这身形招式

公子认出了?

颜柯摇了摇头,轻声道:乱得没半点路数可言,京城,哪家府邸会有这样的人啊。说着声音大了出来:哪里来的宵小之辈?竟敢在此撒野!跃下墙头,指捻扇柄,手腕运力,轻轻一掷,折扇便飞至四人中间,回旋着将厮打的四人分开了。

吕亮随身是带双股剑的,顺着墙头一个空翻至盗贼身后,一人踹了一脚,只听拔剑声起,两把明晃晃的剑便架在了两人脖子上。

颜柯接住回旋而来的折扇,扇面微展,缓步上前,带着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开口:要命还是要钱啊?

要命,要命。

满意地点了点头,向左边的人伸出手,那人颤着手把钱袋放到了颜柯手中。掂了掂,感觉没什么分量。转身道:二位公子,看看钱少了没。

待转过身,才看清了眼前之人两个只到他肩头高的眉清目秀的白衣少年。其中一位接过钱袋,也是掂了掂,作揖笑言:没少,多谢二位出手相助。

颜柯挑了挑眉,微微点头道:客气。

白衣少年道了声告辞,便离开了。

颜柯望着二人的背影,正思索着,身后有人颤着音问:这这位大爷?

颜柯听着蹙了眉,转身道:我那么老?

瞧这不悦的神色,对面两人连忙改口:不,少侠,小,小人嘴笨,不会说话,您见谅。

嗯,说。

这,这钱也还了,人也走了,少侠,您就放过我们吧。

是啊,少侠放了我们吧。

放了你们?颜柯往前走了一步,扇面彻底展开,扇后仍是那人畜无害的笑容:好啊,先说说,你们是哪家府上的,又是为了什么。

两人一听懵了,什么府上的?两人只是最近手头有点紧,在东街糕饼铺蹲点儿的时候,瞅见了那俩穿白衣的傻小子,瞧着瘦瘦小小年纪轻,觉着容易得手,便上去抹了人家的钱袋。谁知许久没做过这活儿了,不仅手法生疏了,看人的眼光也差了。刚到手就被人发现了,还紧追不放,一路追到了西街,两人也是懂事的,知道这西街不是能乱来的地方,便拐进了这巷子想把人打晕了再跑,哪知对方竟也是会几脚功夫的,于是就在这缠斗上了。好巧不巧还撞见了这位爷,瞧这穿着定是个贵人,得罪不起啊!如今这贵人还怀疑他们是什么府上的,这不完了么?

想到这儿,两人便双膝跪地道:爷,不,少侠,我们当真只是最近没钱使了,这才扒了方才那位公子的钱袋,您说的什么府上,小人真的听不懂啊!

听不懂?颜柯看了两人几眼,道:行了,你们走吧。

听见这么一句话,两人连忙磕了头就走,拐出巷子没一会儿便没了身影。

颜柯扇了几下扇子,望着巷口,道:你跟着去瞧瞧,没什么就回来。

是。吕亮应声,运着轻功拐出了巷子。

颜柯便扇着扇子,踱步往巷口去。没走两步,便觉得脚下踢到了什么,低头看去,却见是支发簪。颜柯蹲下身去,拾起那支发簪细看,是支翠玉簪,上头有细小的竹叶纹,做工精细,簪身一处刻着云巾二字。

玉质也是极好的葑川玉,倒像是对簪少了另一支。拿着发簪,颜柯嘀咕着。

想到方才的白衣少年,便觉得这簪子莫不是那少年的,想了想,将簪子拢于袖中,走出了巷子。

  • 洄水萦心 截图1
  • 洄水萦心 截图2
  • 洄水萦心 截图3
  • close
  • 宫先生,我又闯祸了
    宫先生,我又闯祸了

    总裁言情

    2019/12/5 |

    版本:

  • 舒盼顾绍霆小说
    舒盼顾绍霆小说

    总裁言情

    2019/12/5 |

    版本:

  • 说好离婚你别怂
    说好离婚你别怂

    总裁言情

    2019/12/5 |

    版本:

  • 顾先生,我们离婚吧!
    顾先生,我们离婚吧!

    总裁言情

    2019/12/5 |

    版本:

  • 宋倾城郁庭川小说
    宋倾城郁庭川小说

    总裁言情

    2019/12/5 |

    版本:

  • 宋离薇贺淮南小说
    宋离薇贺淮南小说

    虐恋言情

    2019/12/5 |

    版本:

  •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