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辈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鼠辈

鼠辈

鼠辈

10.0

手机阅读

来源:九域

作者:鲈昌

时间:2019-07-15 12:10

评语:给渣男一击。

程璟晏星河小说叫做《鼠辈》,这里有鼠辈小说在线阅读。程璟的父亲在研究之时意外失踪,为了找寻真相,程璟义无反顾的踏上了父亲的道路展开了变异物种的研究,晏家公子晏星河在她身旁一同陪伴着她,一心调查父亲失踪真相的女科学家程璟X色彩辨认障碍却酷爱油画的晏星河。

精彩节选:

到了中午,组员三三两两结伴出去吃饭。程璟到楼下就近挑了个三明治,突然想起晏星河来,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她公寓,午饭怎么解决。不过他有手有脚,现在外卖APP这么多,总不至于饿死。

她想起周洋拜托她的事,给段琳琅去了个电话。

“喂,程璟。”那边一个男人的声音,还没等程璟问她是谁就自报家门,“我许灵。”

许灵也是程璟和段琳琅的大学校友,还是晏星河的发小。两人上大学时只聚会时打过几次照面没怎么说过话,毕业之后他跟段琳琅合开了一家酒吧,因为段琳琅跟程璟关系好,两人交集反而也因此多起来。

程璟跟他打了招呼,问:“琳琅呢?”

“哎哟你可别提她了!”许灵抱怨着,“刚从国外回来,直闯酒吧就开喝——哎小姑奶奶,您别往吧台上爬啊,有客人,有客人看着呢!”后面半句显然是在招呼段琳琅。

许灵好不容易把段琳琅从吧台上哄下来,出了一脑门汗,继续跟程璟诉苦:“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你要不过来劝劝她,别的不说,让她别光捡贵的喝啊!”

程璟看了一眼日程,有些抱歉:“今天我恐怕过来不了了,实验室那边还有事儿要忙。我也不知道她出什么事儿,就麻烦你多看着她点儿,待会儿送她回家了。”

“那没问题。”远水解不了近渴,许灵本来也没抱着程璟一定会过来的期待。挂了电话,他转眼一看,段琳琅已经没在喝酒了,开始跟酒杯较劲儿,杯子往吧台上滚,“啪”地一声掉在地上,碎了。

许灵额角开出一朵黑色的十字小花,将段琳琅手里拿着的另一个杯子抢过来,段琳琅恶狠狠地盯着他,口齿居然还很清晰:“拿来!”

“不给!”合作四年,许灵觉得自己平日里受够了段琳琅的欺负和刁难,报复的机会一到,难免有些得意洋洋。他一脚踏在凳子上,将那酒杯举得高高的,笑眯眯地看着段琳琅:“叫爸爸。”

段琳琅冷冷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来,偏偏倒倒地朝他走过来,一口咬在他裸着的胳膊上。

“啊啊啊啊啊啊我擦!”许灵在惨叫声中后悔败下阵来,同时开始后悔,自己当年居然在青涩又纯情的大学时光认真地追求过这个恶形恶状的女人,简直是悔不当初,老天叫他瞎了眼。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从一整面单向玻璃外照进办公室里来,外面雨后初晴的景色看起来很有几分赏心悦目。

男人眼角已有几分掩饰不住的皱纹,整个人却仍有一种外露的威严。他靠在办公室的椅背上,正在讲电话:“网上的视频你看到了吧,我已经找人删掉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低沉,听不出来年纪:“看到了,拍得很清楚。”

男人对对方这种无所谓的态度有几分恼火:“这东西泄露出来是你的责任,你最好把它们管好!”

“我的责任?”那边似乎笑了一声,说:“……到时候追查起来,找人删视频的……可不是我呢。”

“你!”他少见的有些愤怒,“你别忘了,现在我们,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

对面的男人毫无意义地笑了一声,并不接他的话茬:“晏总,我劝你还是不要自作聪明地好。”他正在黑暗的地下室里徐徐穿行,像是随口说着:“对了,新的这批,我要处理掉了。如果晏总需要我帮忙处理……的话,十分乐意效劳。”

“闭嘴!”这头的人此刻暴怒起来,直接挂断了电话。

“呵。”黑暗中的男人哂笑一声,在一道铁栅栏前面停住,拉开灯,光亮瞬间倾泻下来,笼子里似乎关着什么动物,它们身上挂着破旧的布料,在电灯亮起的那一瞬间蜷缩成一团,只剩下几条纤长的尾巴露在外面,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呜咽。

男人拿起一根放在边上的铁杆,伸进栅栏里去拨弄着那团在一起的生物,他嘴角仍保持着愉悦的笑,笼子里的东西在他的拨弄下抬起头来,赫然是一张人脸。

晚上没睡好,白天就容易犯困。

程璟坐在电脑前,看了几篇实验报告就开始脑子发蒙。她捏了捏眉心,目光呆滞地在空中某个点停了一下,顺手拖过椅子上的抱枕,趴着就开始睡觉。

随时随地,只要困了就能睡,算是程璟的特殊技能。她加入基地时才大二,工作量大不说,知识网络根本跟不上师兄师姐们,有时候开会甚至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她自己发狠,带着枕头和面包,整整三个星期都窝在基地实验室里恶补,不管外面是什么时间,饿了就啃面包,累了就去实验室冲凉房冲个澡,困了抱着枕头就睡,不出十秒,能立刻睡着。

后来自己学得多了,慢慢能跟上进度,她不再需要整天恶补,不过在基地随时备着枕头倒成了她的习惯。

这次一样很快睡着,不仅睡着,还做了梦。

梦好像是接着昨晚做的,好像又不是。她一会儿看见粉头发的晏星河被男男女女包围着,仰头一杯接着一杯地喝酒,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挤进人群,跟着大家起哄、拍手。一会儿又好像是聚会结束,孙茉走到晏星河面前,大大方方地要联系方式。她好像听见段琳琅在说:“我家跟晏星河家关系还挺好的,就见过几面。你要打听什么啊?你不会真看上他了吧?我先跟你说啊程璟,我觉得他这个人……”

他这个人怎么了?琳琅当时是怎么说的?程璟拼命想,却一点儿也想不起来。

一转眼又是在小明山度假山庄,她看见自己一步一步往山深处走,忽然脚下没踩实,从一片绿色的藤状植物中陷下去,跌在坡下滚了好几圈。

吱吱吱——

几只老鼠后足异常地长,从她跌落的地方四处逃窜,动作飞快。有一只尖叫着朝她跑过来,爪子在她脚腕上划拉出一条口子,血珠迅速沁了出来……

程璟一下子惊醒了,额头和后背一片潮湿,全是密密麻麻的冷汗。

她往洗手间走,冷水往自己脸上一拍,脑子清醒过来,突然想起来了。六年前,她就在小明山见过变异的老鼠……准确来说,是还未完全变异的老鼠。

电梯里表示楼层的数字跳动着,楼层缓慢上升。

程璟换了鞋,提着刚从超市买来的一大袋子菜去了厨房,然后走到客厅,接了一大杯水,站在原地,慢慢喝完。

晏星河居然还在,斜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客厅也没开灯,不知道他睡了多久了。程璟开了盏光线比较柔和的小灯,走到他跟前,犹豫了一下,拿手背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

没昨晚烧得厉害了,看样子有按她留下的便签吃药。

站了一会儿,他没有醒过来的迹象,程璟转身去了厨房。她今天回公寓比平常要晚,因为去超市买了菜。平时都是一个人住,家里常备的都是速冻食品和面条,正经要买菜做饭的时候,她居然有些踌躇起来,不知道该买些什么。

她一边往篮子里捡青椒还一边在想,说不定晏星河早就已经走了呢?她买这么多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自己吃完。

但是他还在。

晏星河在厨房里叮叮当当的切菜声中醒过来,程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在厨房做饭。

他走到厨房门口,看着程璟忙忙碌碌的背影。切好的菜放在一个一个盘子里,她系着围裙,看起来气定神闲又井井有条。

程璟往油锅里舀了一勺豆瓣酱,若有所感地回头一看,晏星河又倚在厨房门口看着她,见她回头,问:“需要帮忙吗?”

她拿起铲子在锅里翻了两下,将肉沫倒进去,在油烟声中问他:“不用,很快就好。你今天吃药了吗?”她能肯定他吃了,但好像不这样问一问,两个人也没什么话能说。

果然,他回答:“吃了。”

“哦。”她应了一声,好像又没什么可说的了。但好在锅里叮叮当当,总不至于两个人独处,那样安静的尴尬。她装作有些忙的样子,将豆腐倒进锅里,一阵水汽扑了上来,很快被尽职尽责的抽油烟机消灭干净。

程璟没再回头,却老觉得他的目光让她如芒在背。她将麻婆豆腐盛出来,撒了一撮胡椒粉,这一回,没放葱。

她将碗推到旁边,顺手将装着肉和青椒的盘子拿过来,侧头瞥了一眼门口。

原来晏星河已经没在那里了。

两个人坐下吃饭,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明亮的大灯下面,两个人话都不说,一时间只有碗筷相碰的声音。程璟一贯没什么表情,看不出是自在还是不自在,晏星河倒是很从容,也不挑食,每样菜都夹一点。

“对了。”还是程璟先打破沉默,“你回国多久了?”

“上周刚回。”晏星河夹了几次豆腐没夹动,程璟顺手拿了个勺子给他。

晏星河接过勺子,沉默一会儿,说:“我在你这里借宿两天,不会不方便吧?”

  • 鼠辈 截图1
  • 鼠辈 截图2
  • 鼠辈 截图3
  • close
  • 醒来后,我成了白无常
    醒来后,我成了白无常

    灵异言情

    2019/7/15 |

    版本:

  • 鼠辈
    鼠辈

    科幻悬疑

    2019/7/15 |

    版本:

  • 暗黑之爱
    暗黑之爱

    短篇虐恋

    2019/7/5 |

    版本:

  •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