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总裁暂时爱你一点点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腹黑总裁暂时爱你一点点小说阅读

腹黑总裁暂时爱你一点点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19/7/11 15:57:03 作者:雨久花

腹黑总裁暂时爱你一点点》中主要人物是李夏沫周鸿轩,小说题材新颖,柒一文学网提供腹黑总裁暂时爱你一点点李夏沫周鸿轩小说阅读。周鸿轩的耳中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还有木棍敲击地板的清脆声响,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腹黑总裁暂时爱你一点点推荐指数:★★★★★
>>《腹黑总裁暂时爱你一点点》在线阅读>>

《腹黑总裁暂时爱你一点点》精选章节

刘文景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想见我是那么容易的事吗?”

“阿晨明白要怎么做了!”晨叔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刘文景看着别墅大门口的一行人,嘴角浮现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转身走回了沙发前,缓缓坐了下来,端起面前的茶杯浅浅的啄了一口。

刘家别墅门口,周老夫人在老秦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站在那里,看着面前雄伟的别墅,眼底深处有些许复杂。

周鸿轩站在周老夫人身后不远处,脸上有些微微发红,目光中充满了希冀。

在周老夫人和周鸿轩身边几米开外,李允挺直腰板站在那里,洪泉垂手战立在他的身后,两人显得很是平静。

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十几分钟,可依然没有人来给他们开门,自从那个保镖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周鸿轩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的情绪。

“奶奶,这刘文景的架子也太大了吧?这么长时间都不出来?这是打算一直把我们这么晾着吗?”周鸿轩微微沉着脸说。

“别着急,再耐心的等一等!”周老夫人轻轻摇了摇头,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大铁门后的别墅大门,目光微微闪动着。

周鸿轩点头,闭上了嘴巴,可他的脸色依然很难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过去了一个小时,竟然还没有一个人出来,这下子就算是周老夫人也有些不耐烦了。

“老秦,去问问刘文景到底什么时候见我们!”周老夫人冲着身边的老秦说。

“是,老夫人!”老秦点了点头,缓缓走了过去,和守在门口的保镖低声的交谈了几句,脸色悻悻的走了回来。

“怎么样?”周老夫人还没有开口,周鸿轩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他们也不知道!”

“看来今天刘文景是不打算见我们了!”周老夫人微微叹了一口气,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雄伟的别墅,转身对周鸿轩说,“鸿轩,我们回去!”

“回去?为什么?”周鸿轩死死的拧着眉头。

“刘文景不会轻易的见我们,与其留在这里让人看笑话倒不如乘早离开!这样或许还能保留几分脸面,要是再这么等下去,怕是用不了到明天,整个江南省有头有脸的人物就都会知道我们周家人被刘文景拒之门外的事了!”

周老夫人脸色阴郁的说。

“我还没有见到夏沫!”周鸿轩固执的看着周老夫人说。

“既然知道沫沫在这里,见与不见又有什么区别呢?你放心,刘文景会照顾好她的!”周老夫人劝说道。

“我周鸿轩的妻子自己会照顾,不需要别人代劳!”周鸿轩脸色铁青的看着周老夫人说。

周老夫人看着周鸿轩摇了摇头,“鸿轩,你太固执了!这样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我今天必须见到李夏沫!”

“罢了!既然你要留下,那就留下吧!”周老夫人深深的看了周鸿轩一眼,叹了口气,对身边的老秦说,“老秦,走!”

回到加长林肯的车厢里,老秦看着周老夫人显得有些犹豫。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在我面前没必要那么拘谨!”周老夫人冲着老秦笑了笑说。

“老夫人,我不明白!既然我们已经确定少奶奶在这里,为什么这么轻易的离开?不管怎么说,少奶奶毕竟是咱们周家人,留在这里怕是不怎么合适吧?”

“有件事你说错了!”周老夫人忽然笑了起来,“沫沫是周家人没错,我们也知道她在这里,可我们现在根本无法证明刘若妍就是沫沫!刘文景既然敢说沫沫是他的孙女,你觉得他会没有万全的准备吗?”

“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要是传扬出去,对周家的声誉恐怕不好吧?”老秦皱了皱眉说。

“你的顾虑我知道,可现在我们也没办法!除非我们能够拿出刘若妍就是沫沫的确凿证据,否则想要带走沫沫难如登天!”周老夫人稍稍停顿了一下,“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沫沫肚子里的毕竟不是咱们周家的骨肉,能够留在这里,做刘文景的孙女,对她对她肚子里的孩子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毕竟咱们周家根本给不了这个孩子任何的名分!”

“老夫人既然您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告诉少爷呢?”老秦皱着眉头问。

“没有必要!”周老夫人摇了摇头,“鸿轩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可他依然不愿意放弃,既然他坚持,那我何必要阻止他呢?鸿轩还年轻,尽管能力不错,但是心性还需要淬炼,多收点挫折对他,对周家都有好处!”

“老夫人您真是用心良苦!”老秦感慨道。

“我这也是被逼无奈,如果衍儿还在的话,我也不必这么劳心劳力了!”说道这里的时候,周老夫人的神情中写满了落寞。

周衍是周鸿轩的父亲,周老夫人的儿子。

为人稳重,做事谨慎,心思细腻,在他接手周深集团的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周深集团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周家在江南省的声望也达到了顶点。

在周老夫人的眼中,周衍很优秀,有他在周老夫人只需要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就可以了。

从来不需要过问公司的事情,因为周衍会打理好一切。

可自从三年前的那场意外,周衍忽然撒手人寰,周家就乱了。

如果不是周老夫人撑着,周家怕是早就破败了。

周鸿轩虽然能力出众,可毕竟太过年轻,装傻的这三年更是从未过问过公司的事。

为人有些刚愎自用,周老夫人尽管相信他的能力,却不相信他的心性。

在周老夫人看来,周鸿轩想要成为周家的顶梁柱,想要成为周家合格的主人,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还需要不停的磨练。

若是周衍还在世,这些自然不需要周老夫人过问。

可偏偏周衍去世的太早,所有的重担自然落在了周老夫人的肩膀上。

周老夫人落寞的目光看着车窗外阳光下显得无比雄伟的刘家别墅,目光中闪着一丝淡淡的期待。

老秦看着周老夫人布满皱纹的侧脸,眼神微微闪烁起来。

周老夫人走了,周鸿轩却留了下来,不远处的李允也没有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间已经到了中午,周鸿轩依然没有一丝一毫离开的意思。

一直默默站在那里,透过别墅的铁门栅栏缝隙盯着这栋巨大别墅的李允缓缓收回了视线,转头看了一眼依然目光灼灼的看着别墅大门的周鸿轩,嘴角露出一丝隐晦的嘲弄,豁然转身往身后不远处的那辆宾利走去。

“董事长,我们就这么走了吗?”洪泉紧跟在李允的身后,诧异的问。

“不走难道还指望人家请我们吃饭吗?”李允看了一眼洪泉反问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洪泉脸色微微一变,正打算解释什么,却被李允打断了。

“不用说了,我都明白!”李允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刘家别墅,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此路既然不通,那我们就没必要继续等下去了!世上的路有千万条,总有一条是可以走通的!”

洪泉看着李允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随着宾利的发动机轰鸣声渐渐的远去,刘家别墅门口就只剩下周鸿轩和负责贴身保护他的几个保镖。

周鸿轩缓缓转头看了一眼宾利车消失的方向,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这点耐心都没有,难怪当初李夏沫没有选择你!”

“少爷,您饿了吧?要不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一旁的保镖走到周鸿轩的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们去吃吧!我暂时还不饿!”转走鸿轩摇了摇头说道。

“这……”保镖迟疑了一下,无奈的低下头。

周鸿轩是他们保护的对象,他们怎么可能丢下周鸿轩去吃饭?

万一他们去吃饭的这段时间,止呕鸿轩发生点什么意外,他们要怎么向周老夫人交代?

退一万步说,即便周鸿轩不会有意外,他们也不可能离开。

周鸿轩这个大少爷都能忍住饿,他们这些做保镖的难道连这一点点的饥饿都无法忍耐了吗?

别墅书房里,刘文景手中捏着一枚棋子,看着面前茶几上的棋盘许久无法落子,神情有些犹豫。

就在这时候,阿晨敲门走了进来。

“老爷,可以吃饭了!”

“这么快?”刘文景抬起头看着阿晨问道,“去叫若妍了吗?”

“已经让人去叫小姐了,这会儿小姐应该刚出门,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过来了!”晨叔笑了笑,“小姐对老爷您可真是孝顺,每次都要亲自来请您去吃饭。小姐还挺着个大肚子,这可真是难为小姐了!”

刘文景笑着点了点头,随手放下手中的棋子,缓缓的站起身来。

“若妍这么懂事,我这个做爷爷的也不能总是那么大的架子!走吧,去吃饭!”刘文景笑着往书房外走去。

“是,老爷!”晨叔笑着跟了上去。

刚走出书房的大门,刘文景就见李夏沫挺着微隆的小腹,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

“爷爷,该吃饭了!”李夏沫冲着刘文景笑着招呼道。

“好,咱们这就去吃饭!”说着刘文景拄着拐杖走过去,伸手想要去扶着李夏沫。

却没想到李夏沫的动作比他还要快,先一步搀住了刘文景的手臂,冲他笑了笑,“爷爷,您腿脚不太好!我扶着您!”

“你这个傻丫头!你现在可是孕妇,本身就行动不便,爷爷怎么忍心让你扶我呢?”刘文景略显责备的看了李夏沫一眼,笑了笑,“让阿晨扶着我就行了!”

“是啊!小姐,有我在就行了!您不用担心的!”阿晨顺势走到刘文景的身边从李夏沫的手里接过了刘文景的手臂,脸色微微一冷冲着远处的两个女佣满脸不悦的道,“你们是瞎子吗?还不快过来扶着小姐!难道这还要我教你们吗?”

两个女佣脸色微微一变,快步走了过来搀扶住了李夏沫,一边不停的向着晨叔道歉。

“管家,对不起!我们知道错了!”

“晨叔,你别怪他们了!是我不让他们扶着的!”李夏沫笑着对晨叔说,“我这才怀孕四个月,自己可以走的,不需要人扶着!”

“小姐,话可不能这么说!您现在可是有身孕的人了,即便是月份还小,但小心一些总归是没错的!”晨叔满脸笑容的看着李夏沫说。

“阿晨说的没错!若妍,你可千万不要不当回事啊!如果发生点什么意外,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刘文景一脸严肃的看着李夏沫说。

“对不起,爷爷!我知道错了!”李夏沫赶紧低下头,一脸惭愧的对刘文景说。

“傻孩子,平白无故的道什么歉?你有没有做错什么,爷爷只是有些担心你而已!”刘文景笑容可掬的看着李夏沫安慰道。

吃完午饭,李夏沫在两个女佣的搀扶下回房间午睡去了。

刘文景在晨叔的搀扶下回到了二楼的书房。

“老爷,您要不要也休息一会儿?”晨叔看着刘文景问道。

“不用了!年纪大了,哪还有那么多的睡眠啊!”刘文景无奈的摇了摇头,说罢看了一眼窗外随口问道,“他们走了吧?”

“周老夫人和李允已经走了,不过周鸿轩还在!”晨叔稍稍迟疑了一下说。

“他竟然还在?”刘文景有些诧异,缓缓迈步往窗口走去,当他们看到别墅门口标枪一样挺立着的周鸿轩,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周家的子孙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我可真没想到周衍那样的人,居然会生出这么执拗的儿子!”

“老爷,您看要不要让人把他赶走?”晨叔看了一眼别墅大门外的周鸿轩,脸上浮现出一丝厌恶的神色。

“不用了!他愿意呆着,就让他呆着吧!我倒要看看他到底能待到什么时候!”说完刘文景缓缓转身,在晨叔的搀扶下走到沙发前,拿起一枚黑色的棋子,盯着面前的棋盘陷入了沉思。

晨叔恭敬的冲着刘文景一弯腰,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已经六个多小时过去了,周鸿轩依然标枪一样站在别墅门口,目光死死的盯着别墅,从未离开。

“少爷,您喝点水吧!”

“我不渴!”周鸿轩随意的摆了摆手,“现在几点了?”

“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少爷,您还要继续在这里等下去吗?”保镖迟疑了一下问道。

“等!”周鸿轩果决的回答。

在没有见到李夏沫之前,他不会离开。

在没有把李夏沫带回周家之前,他不愿离开。

不管曾经他把李夏沫当做什么,也不管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李夏沫始终还是他的妻子。

既然李夏沫还是他的妻子,还是周家的媳妇,周鸿轩就必须带李夏沫回去。

李夏沫出事的这三个月,周鸿轩想了很多,他渐渐确定他已经爱上了李夏沫。

哪怕他最终注定要让李夏沫离开周家,注定要扶持若岚成为周家的女主人,可他对李夏沫的感情不会变。

正因为这份感情,他必须让李夏沫陪伴在他的身边,即便李夏沫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骨肉,也不要紧。

皇天不负有心人,就在周鸿轩已经有些站不住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两个女佣的搀扶下从别墅的大门里走了出来。

看到李夏沫那张熟悉的脸庞,看到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周鸿轩显得有些激动。

原本他还对唐棠的话抱有一丝怀疑,可现在他却确信那个在女佣的搀扶下正缓缓走出别墅大门的正是他这三个月朝思暮想的李夏沫。

这是这三个月让他牵肠挂肚,无法入眠的李夏沫。

“李夏沫!李夏沫!”

激动之下,周鸿轩兴奋的冲着远处的李夏沫挥舞着手臂高声叫喊起来。

刚刚在女佣的搀扶下走出别墅大门的李夏沫,听到周鸿轩的声音,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

李夏沫这个名字对她来说很陌生,她自信从未在哪儿听过,可她的心却在周鸿轩叫出“李夏沫”这个名字的时候微微触动了一下。

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别墅大铁门外的周鸿轩的身上。

“那个人是谁?他在叫谁?”李夏沫疑惑的看着身边的女佣问道。

“不知道!”女佣茫然的摇了摇头。

“我们家有人叫李夏沫吗?”李夏沫发现她看过去之后,周鸿轩的脸色变得越发的激动,好奇的问。

“对不起,小姐!我们不知道!”

“这里,这里!我在这里!”周鸿轩发现李夏沫看向他,脸色涨得通红,手臂挥舞的越发的勤快了。

“他是在和我说话吗?”李夏沫看了一眼周鸿轩,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佣好奇的问。

“好像……是的!”女佣迟疑了一下回答。

“这人真奇怪,我又不叫李夏沫,他乱叫什么?”李夏沫满脸不悦的皱了皱眉道,“扶我过去!”

“小姐,您还是别去了吧!我看那个人好像有些不太正常,要是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我们担心……”女佣犹豫道。

“您们放心好了!别说现在他还在大门外,即便是他现在站在我面前,也没有办法伤害到我的!难道我们家的这些保镖是吃素的吗?”李夏沫笑着问道。

“当然不是!”女佣赶紧摇头,无奈的看了李夏沫一眼,又满脸忌惮的看了周鸿轩一眼点了点头,“既然小姐您都这么说了!那我们这就扶您过去!”

眼看着李夏沫在两个女佣的搀扶下往大铁门这边走了过来,周鸿轩满脸激动,双手微微颤抖起来。

他终于见到李夏沫了,他终于有机会亲口问李夏沫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不回去了。

“少爷,您没事吧?”身后的保镖发现了周鸿轩的异样,担心的问。

周鸿轩此时此刻眼里心里只有李夏沫,哪里有心思去管身后的保镖在说什么,根本没有任何的回应。

他这样的反应,让他身后负责保护他的保镖们顿时紧张起来。

他们不是没有看到正缓缓从别墅正门走过来的李夏沫,不是没有认出正走过来的正是他们的少奶奶,可他们还是很紧张。

在他们的印象中,周鸿轩虽然对李夏沫很好,但从没有如此的失态过。

此时此刻他们眼中的周鸿轩的表现太让人无法理解了。

近了,越发的近了,眼看着李夏沫距离别墅的大铁门不过十来米了,周鸿轩几乎已经闻到了李夏沫身上那熟悉的淡淡香味。

可就在这时候,一个中年男人却忽然从别墅大门里走了出来,快步追上李夏沫。

“小姐!小姐!”

李夏沫微微顿下脚步,转过身看着正快步走来的晨叔好奇的问,“晨叔,您怎么来了?”

“是这样的!老爷有点事找您!”晨叔瞥了一眼大铁门外神情激动的周鸿轩一眼,笑着对李夏沫说。

“爷爷要见我?是有什么事吗?”李夏沫疑惑的问。

“不太清楚!不过据说好像是和小少爷的生父有关!”晨叔微微皱眉说。

“什么?”李夏沫脸色微微一变,“爷爷在哪儿?快带我去见他老人家!”

“老爷就在书房,小姐您快过去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晨叔冲着李夏沫笑了笑。

李夏沫赶紧往来路走去,在她身后神情激动的周鸿轩看到李夏沫在和那个中年男人说了几句话之后,转身往回走,顿时一脸的焦急,冲着李夏沫的背影大喊道。

“夏沫,你去哪儿?你给我回来!我是周鸿轩,我是你的丈夫周鸿轩啊!”

“周鸿轩?”李夏沫的匆忙的脚步立刻停了下来,一脸惊骇的转头看着大铁门的周鸿轩,低声问身边的女佣,“是我听错了吗?他说他叫周鸿轩,是我的丈夫?”

“小姐,您没有听错!他确实是这么说的!我们都听到了!”女佣点了点头一脸轻蔑的笑道,“这人可真是搞笑!冒充谁不好,居然冒充周鸿轩?谁不知道周先生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过世了!”

“小姐,我看这人就是一个喜欢不劳而获的烂赌鬼?贪图咱们刘家的家业,这才故意冒充周先生的。小姐,您可千万别上当!”另一个女佣在一旁劝说道。

“你们说的对!爷爷说过鸿轩已经去世了,即便这个人真的是叫周鸿轩也肯定不是我的鸿轩!”原本李夏沫还有些迟疑,在女佣你一言我一语之下,终究还是坚定的认为周鸿轩早就死了,坚定的认为门外那个自称是周鸿轩的男人是个冒牌货。

“小姐,老爷还在等您!我们还是快点吧!可千万不能让老爷等太久了!”

“嗯!我们走吧!”李夏沫点了点头,最后看了一眼大铁门外神情激动的周鸿轩一眼,转身往别墅大门走去。

周鸿轩眼看着李夏沫的背影消失在别墅门口,脸色忽然变得晦暗下来。

他很失望,他原以为李夏沫会因为他的话转身回来,却不曾想李夏沫竟还是走了。

难道她已经打算彻底的和周家断绝关系,彻底的和他断绝关系了吗?

她为何要如此的绝情?她难道不知道她渺无音讯的这三个月自己是怎么苦苦熬过来的吗?

周鸿轩有些失落,更多的却是伤心。

就在周鸿轩感觉无比失落,有些万念俱灰的时候,晨叔缓缓的走了过来,隔着刘家的大铁门看着眼前神情沮丧的周鸿轩说。

“周少爷是吧?我是刘家的管家刘晨,你已经在这里站了快一整天了!是时候该走了吧?总这么横在别人家门口,挡着别人家的大门,你们这么做太过分了吧?”晨叔毫不客气的说。

听到刘晨的话,周鸿轩猛的抬起头来。

“告诉刘文景,我要见李夏沫!”周鸿轩几乎是用吼的对晨叔说。

“看来周家人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就是周老夫人也要称呼我们老爷一声刘老先生,你却直呼老爷的名讳,你真以为我们刘家怕了你们周家吗?”晨叔脸色阴沉的看着周鸿轩说。

“少给我说些有的没的!”周鸿轩脸上微微一冷,冰冷的眸子盯着刘晨的脸,一字一句的说,“我要见李夏沫!”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李夏沫这个人!你似乎找错地方了!”晨叔不屑的看了一眼周鸿轩说。

“我都已经看到了,你还要在这里睁着眼睛说瞎话吗?如果没有李夏沫这个人,那刚才那个是谁?难道我的眼睛瞎了不成?”周鸿轩声色俱厉的低吼道。

“你说的是我们小姐?”晨叔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嘴角泛着一丝冷笑,“这么看来周少爷您的眼睛确实是瞎了!我们小姐可不叫李夏沫,而是叫刘若妍,希望您以后可千万不要再叫错!”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周鸿轩还没有说话,他身后的保镖却已经忍不住了。

他们不能容忍刘家的一个小小的管家侮辱他们的少爷,侮辱周家未来的主人。

“大人说话,你们这些小喽啰插什么嘴?这里轮得到你们说话吗?”晨叔不屑的冷笑起来,“你们真以为我们刘家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随着晨叔的话音落下,正在巡逻的十几个保镖迅速奔跑了过来,虎视眈眈的看着大铁门外的周鸿轩和他身后的保镖们。

负责保护周鸿轩的保镖都不是一般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吓住的。

见对方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他们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一股浓烈的戾气呼啸着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晨叔仿佛什么也没有看到,嘴角轻扬瞥了一眼大铁门外周鸿轩身后的保镖,不屑的说,“看样子你们是想试试我们周家保镖的身手了?既然如此,那就来吧!”

随着晨叔的话音落下,紧闭的大铁门缓缓打开,两帮人正面遭遇上了。

只要随便一方,往前迈一步,一场血战在所难免。

眼看着气氛越来越压抑,空气里已经开始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烟火味,刘家的保镖和负责保护周鸿轩的保镖们已经做好的动作的准备,只等一声令下,一场混战即将展开。

一直没有说话的周鸿轩却忽然开了口,“住手!”

“少爷!”周鸿轩身后保镖们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周鸿轩的身上,他们的眼中散发着浓烈的战意。

“够了,都给我一边呆着去!”周鸿轩狠狠的瞪了眼前的保镖们一眼。

他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为了见到李夏沫,并不是和刘家人起冲突。

真要是让两帮人打起来,恐怕他这辈子都别想再看到李夏沫了。

“怎么?周少爷改变主意了?”晨叔笑看着周鸿轩说。

“管家!我今天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和你们刘家起冲突,我只是想要见见你们小姐!我只想确认一下她是不是我失踪三个月之久的妻子李夏沫,除此以外并没有冒犯的意思!”为了能够见到李夏沫,周鸿轩的语气缓和下来。

“早这么说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晨叔哈哈笑了起来,冲着身后的保镖们一挥手。

他身后的十几个保镖顿时散去,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岗位。

“不知道管家能不能帮我向刘老爷禀告一声?”周鸿轩低眉顺眼的说道。

这还是周鸿轩这辈子第一次为了一个女人这么低声下气的和别人说话,说出去怕是都没有人会相信。

“周少爷真是太客气了!既然如此,那就麻烦周少爷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问问老爷再说,至于让不让您见小姐,这得看老爷的意思!”晨叔笑着点了点头。

“麻烦了!”周鸿轩一脸诚恳的说道。

晨叔深深的看了周鸿轩一眼,让人重新把大门给关上,这才慢条斯理的往别墅的正门走去。

在晨叔的身后,周鸿轩不知何时紧紧的攥起了拳头,手背上青筋直冒。

“老爷!小姐!”晨叔来到书房看到刘文景正和蔼可亲的拉着李夏沫的手在说笑,顿时恭敬的说道。

“阿晨,有事吗?”刘文景抬起头看了晨叔一眼。

“是这样的,周少爷想要见一见小姐!老爷您看……”

刘文景没有立刻回答晨叔,而是将目光落在了李夏沫的身上,笑着问,“若妍,你觉得呢?”

“若妍全听爷爷的安排!”李夏沫笑看着刘文景说。

刘文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寻思了片刻点了点头,“也罢!既然他相见,你就见见他吧!”

听到刘文景的话,李夏沫微微愣了一下,满脸惊讶的问,“爷爷,您真要我见他?”

“你看爷爷像是在说谎吗?”

“可是……”李夏沫迟疑了一下。

“我知道你不想见他,不想让这个同样叫周鸿轩的人破坏孩子父亲在你心中的形象!可是这个人你不管怎么说还是应该见一见!”刘文景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他毕竟是江北周家的少爷,不久的将来就会是周家的主人,我们刘家虽然并不怕他们周家,但能给点面子,还是给点面子的好!况且你就不想听听他到底要说些什么?”

“既然爷爷您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见见他好了!不过我想请爷爷您在一旁看着,我担心他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李夏沫沉吟了片刻看着刘文景说道。

“放心,爷爷肯定会在旁边看着的!你现在已经有了四个月的身孕,即便你想单独见他,我也不放心!”刘文景笑着说道。

“爷爷,谢谢您!”李夏沫冲着刘文景感激的点了点头。

“这样吧!你先去自己房间呆着,顺便换套衣服!毕竟是要见客人,穿这套衣服太顺便了些!我先会会这个周鸿轩,等下我会让阿晨去叫你!”刘文景轻轻捏了捏李夏沫手笑着说。

“嗯!”说完李夏沫就走了出去,在女佣的搀扶下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李夏沫走后,刘文景眼睛微微一眯,“阿晨,请周少爷去客厅!”

“是,老爷!”阿晨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别墅门口的周鸿轩看到晨叔重新走了出来,立刻挺起了胸膛悄悄的松开了紧紧攥着的拳头。

“周少爷,我们老爷有请!”晨叔引领着周鸿轩走进了刘佳别墅的大门,带着他往客厅走去。

至于周鸿轩的那些贴身保镖则无一例外的被留在了刘佳别墅的大铁门外。

“周少爷,您先坐一会儿!喝点茶!我去请老爷下来!”晨叔吩咐一个女佣替周鸿轩送上香茶,这才缓缓往楼上走去。

周鸿轩静静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色平静的看着一个女佣端着一一只茶杯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

“周少爷,您请喝茶!”女佣轻轻的把茶杯放在周鸿轩面前的茶几上,这才缓缓起身打算离开。

“等等!”

“周少爷还有什么吩咐?”女佣停下脚步脸色平静的看着周鸿轩问。

“你们小姐一直是呆在这里的吗?”周鸿轩沉吟一下问道。

“是的!”

“她在这里多久了?”

“三个多月了!”

“三个多月?”周鸿轩的眸子忽然亮了起来,这和李夏沫失踪的时间完全吻合,周鸿轩眼底忽然闪现出一丝激动的情绪。

刚才晨叔说他认错人的时候,周鸿轩还有些吃惊,但想起李夏沫反应,他心里不免有了一些疑虑。

可当他从女佣的口中得知我刘家小姐出现在刘家三个月的时候,他心里却重新燃起了希望。

“那你们小姐在此之前在哪儿?”周鸿轩追问道。

“好像是在临江的郊外的乡下,具体在哪儿我就不太清楚,不过管家和老爷肯定是知道的!”女佣认真想了一下说。

周鸿轩点了点头,就让女佣离开了,他的心里顿时有了底。

下一刻,周鸿轩的耳中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还有木棍敲击地板的清脆声响,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二楼的楼梯口,一个拄着拐杖的七十来岁身影有些佝偻的老人在晨叔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走了下来。

即便还没有介绍,可周鸿轩却已经明白,这个拄着拐杖腿脚不便的老人正是刘家的主人刘文景。

“刘老先生好!”眼见刘文景的脚已经踩在了一楼的地板上,周鸿轩赶紧站起身来,恭敬的向着刘文景行了一礼。

“周少爷不用多礼,快坐吧!”刘文景在晨叔的搀扶下来到周鸿轩对面的沙发前笑着招呼道,随即当先坐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刘老先生,想必我的来意您已经知道了!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见一见若妍小姐?”周鸿轩脸色淡然的问道。

既然刘文景愿意见他,那他就不用着急了,有些事情都是心照不宣的。

“随时可以!不过在此之前,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见若妍!”刘文景笑了笑,忽然目光灼灼的看着周鸿轩问。

“是这样的!我发现若妍小姐和我失踪的妻子李夏沫很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瞒您说,我已经找了李夏沫三个多月了,好不容易发现一点线索,自然是要来证实一下!”周鸿轩条理分明的解释道。

“原来如此!”刘文景点了点头,目光忽然犀利起来,“如果若妍不是李夏沫,周少爷打算怎么做?如果她是李夏沫,你又打算怎么做?”

“如果最终证实若妍小姐不是我的妻子李夏沫,我自然不再纠缠。可如果她就是我的妻子,那我就必须带她回去!她毕竟是我周鸿轩的妻子,是我周家的媳妇!”周鸿轩目光灼灼的看着刘文景说。

“周少爷真是快人快语!此时暂且搁置一旁,我最近听到一些传闻,想要向你证实一下,想必你应该不会拒绝吧?”刘文景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看着周鸿轩说。

“您请问!”

“好!我听说你并不爱你的妻子,之所以娶她是为了帮你心爱的女人找一个挡箭牌!在你们结婚的这段时间,你也一直在利用你的妻子。现如今你心爱的女人就住在周家,而且还怀了你的孩子,你迟早会娶她为妻。而你的妻子似乎也怀孕了,不过怀的却不知道是谁的孩子。我想请问你,如果你真的找到你的妻子,把她接回周家要让她如何自处?是打算继续利用她达到你的某些目的,然后在她没有利用价值之后再把她一脚踢开吗?你觉得你这么做对她来说公平吗?”

刘文景忽然冷笑起来。

“这……”刘文景的话句句诛心,周鸿轩一时间神色大变,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腹黑总裁,暂时爱你一点点

腹黑总裁,暂时爱你一点点

  • 评分:10
  • 简述:现代言情
  • 来源:网易云
  • 作者:雨久花
  • 这个男人一点都不傻。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