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悬疑 >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小说阅读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19/7/11 15:53:27 作者:雨久花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中主要人物是李夏沫周鸿轩,小说题材新颖,柒一文学网提供总裁独享秘制鲜妻李夏沫周鸿轩小说阅读。周鸿轩一个人站在岸边,任由豆大的雨滴砸落在了他的头上脸上身上,他就仿佛一尊雕塑一样,目光死死的盯着江面。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推荐指数:★★★★★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在线阅读>>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精选章节

周鸿轩绝望的看着下游黑漆漆的江面,许久没有说话。

“少爷,少爷!”几个保镖见周鸿轩不说话,一个个的都慌了,不停的呼喊着。

盯着下游看了许久,周鸿轩这才稍稍的平复了一下心情,冲着身边的几个保镖摇了摇头,“我没事!”

他自然没事,可李夏沫有事。

李夏沫不知道被上游水库放的水给冲到哪里去了,是死是活也不知道。

周鸿轩心急如焚,顾不得现在身在冰冷的江水里,语气焦急的说道,“立刻让人给我沿着这里往下游找,一定要找到少奶奶的踪迹!”

“是,少爷!”

坐在岸边的沙地上,周鸿轩沉默了许久,最终才缓缓的站起身来,最后看了一眼滚滚的江水,转身往不远处的车子走去。

“少爷,那几个家伙怎么处置?”一个保镖走到周鸿轩的面前稍稍迟疑了一下。

“他们……”周鸿轩脸色微微一冷,“带回去!”

此时此刻周鸿轩根本没有功夫,更没有心情管那些绑匪,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李夏沫被冲走的那个瞬间。

尽管事情已经过了去一会了,可李夏沫消失前,脸上的恐惧表情却依然在他的面前不停地浮现着。

周鸿轩感到一阵揪心的痛。

“少爷,少奶奶一定会吉人天相的!”保镖看着周鸿轩小心翼翼的劝道。

“希望如此吧!”周鸿轩叹了一口气。

他也希望李夏沫没事,可当时的那种情况下,李夏沫怎么可能没有事?

他尚且被滚滚冲下的江水砸的晕头转向,李夏沫一个女人怕是早就被砸晕过去了。

如果李夏沫能够保持清醒,周鸿轩或许还不会这么担心。

可这种事谁有敢保证呢?

此时已经是深秋,江水很冷。

别说是李夏沫一个弱女子,即便是像他一样的大老爷们,在江水里泡的时间长了,也极有可能会受不了。

看着周鸿轩落寞的神情,保镖深有戚戚的看了一眼漆黑的江面,眼中写满了浓浓的担心。

不过半个小时,江面上出现了数不清的船只,有一部分是警察的船只,更多的确实沿江的渔民。

随着周鸿轩的一声令下,江北所有人能够调动的船只都出现在江面上。

看到处是一片嘈杂之声,看着这些密布在江面上的船只,周鸿轩的眼中带着浓浓的担心。

现在是夜晚,到处漆黑一片,给搜寻工作带来的极大阻碍。

除非离得很久,否则很难找到李夏沫的踪迹。

刚才那一阵上游涌来的江水很多很急,天知道此时已经把李夏沫冲到哪里去了。

“少爷,天色已经晚了!要不您还是先回去再说吧!”一个保镖走了过来劝说道。

“在没找到她之前,我哪儿也不去!”周鸿轩忽然扭头看着身旁的这个保镖,脸色阴沉的说,“你在这做什么?还不去给我找?”

“我要保护您的安全!”保镖硬着头皮说。

“保护什么保护?我不需要你保护,你快去给我找!”周鸿轩催促道。

“可是……少爷,我……”保镖迟疑了一下,见到周鸿轩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赶紧飞奔着离开了。

时间匆匆流逝,很快时间过去了三个多小时。

江面上的船只没有丝毫减少的迹象,反倒是又多了不少。

周家的保镖调来了不少皮划艇,也加入了搜救的行列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飘起了毛毛细雨,没过多久竟越下越大,最终变成了瓢泼大雨。

突然而至的大雨,给搜寻工作带来的更大的困难。

原本因为是夜晚的缘故,能见度就不高,现在再加上这瓢泼大雨,即便是有强光手电也最多只能看到一两米的地方。

周鸿轩一个人站在岸边,任由豆大的雨滴砸落在了他的头上脸上身上,他就仿佛一尊雕塑一样,目光死死的盯着江面。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依然没有李夏沫的踪迹,周鸿轩眼中的担心越发浓郁了。

一个负责看守那些绑匪的保镖看到雨中的周鸿轩,赶紧撑着一把伞走了过来,将伞举到了周鸿轩的头顶,“少爷,您还是到车上去等吧!”

“不必!”周鸿轩轻轻摇了摇头,“今天如果不能找到她,我哪也不去!”

“可是您如果再这样下去,会生病的!”保镖迟疑了一下劝说道。

周鸿轩冷冷的转头看了这个保镖一眼,不发一言,吓得这个保镖脸色大变,赶紧低下头去,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周鸿轩没有在意他,而是继续将目光移到了江面上。

就在此时,身后远远的出现了许多的灯光,伴随着绝大的马达轰鸣声,十几辆车迅速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在一片瓢泼大雨中,几十条人影迅速的向着周鸿轩这边赶了过来。

远远的周鸿轩就听到了周老夫人焦急的呼喊声,“鸿轩!”

听到周老夫人的声音,周鸿轩面无表情的脸有了一丝动容,换换转过身子,看到正深一脚浅一脚走过来的周老夫人,脸色微微一变,皱着眉头问,“奶奶,您怎么来了?”

“沫沫呢?沫沫在哪儿?”周老夫人的目光焦急的到处搜寻着,显得很是紧张。

周鸿轩一脸颓然的摇了摇头,表情有些凄苦。

看到周鸿轩的表情,周老夫人的身子微不可查的摇晃了一下,脸上写满了惊愕,不信。

“老夫人,您别太担心了!少奶奶她会没事的!”一旁的老秦赶紧搀住周老夫人的手臂,轻声安慰道。

周老夫人并没有因为老秦的安慰轻松分毫,她的脸色很难看,前所未有的难看。

“那些绑匪在哪儿?”周老夫人看着周鸿轩语气生冷的问。

周鸿轩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几辆黑色的商务车,不发一言。

周老夫人顺着周鸿轩的目光看去,只见不远处的几辆黑色的商务车旁边半蹲着几个人影,由于雨势实在太大,只能依稀的分辨出那是几个人,并不能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人,长什么样。

周老夫人的目光一寒,冷冷的对身边的老秦说,“老秦,扶我过去!”

“是,老夫人!”老秦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周老夫人走了过去。

瓢泼大雨中,周老夫人走到了几个绑匪的面前。

此时此刻,云哥等几个绑匪正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

身上早已经湿透,他们却根本不敢移动分毫。

这几个小时之间,他们已经吃足了苦头,几人的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有淤青,甚至于云哥的头上还有一道狰狞的伤口。

“就是你们绑架了我的孙媳妇?”周老夫人冷冷的看着云哥等人问。

云哥抬起头看着周老夫人,脸色异常的平静。

从走上这条路的第一天开始,云哥就知道他早晚会有这么一天,早晚会有失手的时候。

他并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更没有求饶,只是静静的看着周老夫人。

“你们聋了吗?老夫人在问你们话!”一个保镖见云哥等人不为所动,狠狠的踹了云哥一脚,其他保镖也有样学样,将几个绑匪纷纷踹翻在地上。

“好!果然是硬骨头!”周老夫人忽然笑了起来,其他人并不知道周老夫人为什么要笑,他们还以为周老夫人发了失心疯。

只有最靠近周老夫人的老秦明白,周老夫人此时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她虽然在笑,可眼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有了只是无穷无尽的寒意。

“老秦!”周老夫人止住笑声,看着身边的老秦冷冷的说。

“老夫人,您有什么吩咐!”老秦恭敬的问。

“挖坑!”周老夫人言简意赅的说。

老清重重的点了点头,冲着身后从周家跟来的几个保镖挥了挥手,顿时他们身后的四五个保镖就迅速的冲了出去。

几分钟后,几个保镖的手里豁然多了好几把工兵铲,奋力的挖起土来。

不知是因为下雨的缘故,还是因为这里靠近江边,泥土异常的松软,没过多久一个足有两米的大坑就已经出现在周老夫人的身旁。

“把他们推进去!”老秦根本不用周老夫人吩咐,一挥手就下达了命令。

下一刻几个绑匪纷纷被推进了土坑里面。

“老夫人,现在就埋吗?”老秦稍稍犹豫了一下问。

老秦似乎是要直接将这几个人给活埋了,周老夫人看了一眼老秦,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这还用我来吩咐你吗?”

“还看着干什么?给我埋了!”老秦冷冷的冲着站在土坑边缘的保镖喝道。

原本云哥等绑匪还很硬气,可当他们看到那几个保镖居然真的开始填坑,一个个顿时吓得不停的求饶起来。

可周老夫人根本不为所动,脸色阴冷的看着他们,仿佛一个冷血的刽子手。

“你们不能这么做,这么做是违法的!”猴子在坑里大喊起来。

“违法?你们绑架我们少奶奶的时候就不知道违法了?你们把少奶奶丢进江里的时候,就不违法了吗?”老秦的脸色阴冷的看着因为猴子的话愣在当场的几个保镖,冷哼道,“还看着做什么?给我继续埋!”

眼看着坑里面的土已经到了云哥等人的胸口,再过片刻就要淹没他们的脖子,然后就是脑袋了。

这时候,忽然一个大腹便便的警察在十几个警察的簇拥下飞快的跑了过来。

“住手,快住手!”

当先的那个大腹便便的警察看到眼前的大埋活人这一幕,大声叫喊起来。

可没有周老夫人的吩咐,没有老秦的吩咐,那几个负责填土的保镖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依然面无表情的往坑里面填土,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停下来的意思。

“老夫人,快让他们住手吧!在这么搞下去会出人命的!”大腹便便的警察见他的喊叫声没有任何的作用,赶紧跑到周老夫人的面前,一脸郁闷的说。

“赵局长,你最好别多管闲事!”老秦冷冷的看了这个大腹便便的警察一眼,冷笑道。

“老夫人,你可千万别这么干啊!你要是把他们给活埋了,我可没有办法像上面交代啊!”赵局长一脸郁闷的对周老夫人说。

“交代?这件事我自会交代!就不劳烦你了!”周老夫人脸色微微一寒,冷笑道。

“老夫人,我知道您现在很难过,很愤怒!可您也不能这样啊!您这是在故意杀人,这是违法的,而且我们这么警察在这,也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您能不能看在我赵某人的面子上,暂时放过他们?”赵局长苦苦哀求道。

“赵局长,我看你是糊涂了吧?你看到什么了?记住,你什么都没有看到!”周老夫人身边的老秦冷笑道。

“可是……这样真的不行啊!您放心,这件事我赵某人肯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只求您暂时先放过他们,即便他们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也有法律来制裁他们。”赵局长脸色微微一变,眼底闪过一丝愤怒,可他却并没有敢表露出来。

周老夫人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愤怒的双眸也稍稍恢复了清明。

“赵局长,你别再白费唇舌了!你或许还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事情吧?”老秦却冷笑道。

“我知道,在来的路上我已经全都知道了!”

“不!你不知道!你以为他们只是绑架了我们少奶奶,害的我们少奶奶生死不知吗?”老秦眼中寒光四射。

“难道不是这样吗?”赵局长愣住了,他听到的报告就是这样的啊!

“当然不只是这样!”老秦稍稍的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已经开始冷静下来的周老夫人,脸色阴冷的看着赵局长,“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少奶奶的肚子里已经怀上了周家的骨肉,你觉得这件事我们周家能善罢甘休吗?”

“什么?”赵局长顿时愣在了当场,他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严重到了这种地步。

周老夫人略显差异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老秦,脸色微微一冷,“老秦,你乱说什么?给我闭嘴!”

“对不起,老夫人!我……”老秦瞬间瞪大了眼睛,这才发现他竟然一时间说漏了嘴。

迎着周老夫人冷冽的目光,老秦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周老夫人的眉头微微一皱,看了一眼不远处已经快要完全被活埋的几个绑匪,这才慢悠悠的对赵局长说道。

“赵局长,我可以暂时放过他们!但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件事!”

“老夫人您说!只要是我能办到,又不违反法律的事情,我老赵肯定答应你!”赵局长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说。

“好!不管我的孙媳妇能不能找到,我都要他们的命!”周老夫人冷漠的看着赵局长说。

“这件事老夫人您尽管放心,这几个人都是穷凶极恶的家伙!他们手中的人命可不少,即便您不吩咐,他们最终的结果也只有死路一条!”赵局长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别人不知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云哥等人可是全国通缉犯,逮住了基本都不用怎么审,就可以执行死刑了。

周老夫人的要求提了等于没有提。

“这就好,不过在把他们交给你之前,我必须先替我的孙媳妇出口气!”周老夫人脸色微微一寒。

“只要不弄出人命,您想做什么尽管做!今晚我什么都没有看到!”赵局长很识趣的看着周老夫人说道,随后看向了身后的警察们,“你们今晚看到什么了吗?”

“没有?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在赵局长冰冷的目光下我,他身后的十几个警察齐刷刷的回答。

他们可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此时此刻该怎么选择。

“老秦,这件事交给你了!”周老夫人说完,转身往江边的周鸿轩走去。

老秦赶紧把手里的雨伞交给了身边的一个保镖,那个保镖举着雨伞跟在周老夫人的身后向着周鸿轩走了过去。

在狂风暴雨之间,老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残忍的笑意,冲着那几个保镖说道。

“把他们先弄出来!”

“是,管家!”

不一会儿云哥等几个绑匪就被弄了出来,看着狼狈异常的几个绑匪,老秦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打断他们的手脚,隔断他们的手筋脚筋,我要让他们从现在开始成为废人!”

几个保镖答应一声,一个个虎视眈眈的走了过去。

看着这几个保镖,云哥等人的眼中露出绝望的神情。

随着无数声凄厉的惨叫,不消片刻,云哥等几个绑匪彻底成了废人。

殷红的血液刚从他们手脚的伤口中流出来,就被大雨冲的消失不见。

赵局长身后的十几个警察,静若寒蝉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幕,一个个的身子都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

“秦管家,多谢了!”赵局长松了一口气,冲着老秦笑了笑。

“赵局长,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最好不要让老夫人失望!”老秦冷笑一声,便不再理会躺在地上的这几个绑匪了,快步往周鸿轩和周老夫人站立的地方走去。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敢赶紧把他们送去医院?”赵局长愤愤的冲着身后的警察们吼叫了一声,深深的看了一眼老秦的背影转身消失在大雨中。

“鸿轩,你还好吗?”周老夫人站在周鸿轩的身边,担心的问。

周鸿轩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只是呆呆的看着江面。

“我知道你担心沫沫,放心吧!沫沫这孩子福大命大,会没事的!”周老夫人不忍的轻轻的抓住了周鸿轩的手轻声安慰道。

周鸿轩的手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冷的吓人,如同此刻他的内心。

江面上的搜救还在持续,大雨也已经渐渐变成了暴雨。

转眼已经凌晨,可依然没有李夏沫的消息。

握着周鸿轩手掌的周老夫人忽然察觉到周鸿轩的身子在微微的颤抖着,脸色陡然间大变,“鸿轩,你怎么了?”

周鸿轩缓缓的转过头开,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没……”事!

话还没有说完,他整个人就直直的向后倒去,连带着拉着他手的周老夫人也重重的摔倒在了江边的沙地上。

“少爷,老夫人!”正往这边走来的老秦惊叫一声,飞奔着冲了过来。

周老夫人在保镖的搀扶下费力的坐了起来,看到身边躺着的双眼紧闭,眉头死死皱着,脸色铁青的周鸿轩,脸色大变,“鸿轩!鸿轩,你怎么了?”

“少爷,少爷!”老秦也跟着大叫起来,冲着不远处的几个保镖怒吼道,“你们是死人吗?还不快不过来送少爷去医院!”

眼看着几个保镖抬着周鸿轩往不远处的商务车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去,老秦这才走到周老夫人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把她扶了起来。

“老夫人,您没事吧?”老秦担心的问。

“我……没事!”周老夫人摇了摇头,“老秦,你在这里守着!一旦有任何沫沫的消息,第一时间让人通知我!我现在要去医!”

“老夫人您放心,这里有我,不会有事的!”老秦重重的点了点头,目送着载着周鸿轩和周老夫人的商务车迅速的驶离了江边。

他站在岸边,看着滚滚的江水,目光微微闪烁起来。

李夏沫出事的消息传的很快,周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

整个周家都陷入了恐慌之中,若岚坐在房间的床上,脸上浮现出浓烈的喜色。

在她看来李夏沫这次死定了,绝没有生还的道理。

李夏沫的死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她总算是可以彻底的松一口气了。

再也不用担心李夏沫抢走周鸿轩,抢走原本应该属于她的周家少奶奶的位置了。

只要她能够成功的把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周家的一切都将会是她的。

她很兴奋,很开心。

她很快就要得偿所愿了。

就在若岚兴奋的快要晕倒的时候,门口传来的急促的门铃声。

若岚强忍住内心的兴奋,满脸不耐烦的走过去,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口脸色焦急叫阿云的女佣,一脸不悦的说,“这么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若岚小姐,不好了!少爷……少爷……”阿云结结巴巴的说,她努力的想要说清楚,可舌头就像是打结了一样,怎么也说不清楚。

“鸿轩?鸿轩怎么了?”若岚的眉头死死的皱了起来,看到阿云结结巴巴的样子,她猛地伸出双手死死的抓着阿云的肩膀,焦急的问,“快告诉我,鸿轩他到底怎么了?”

“少爷,少爷他病倒了!”阿云支支吾吾了半天,总算是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来。

“怎么回事?鸿轩怎么可能病倒?”在若岚的记忆力,周鸿轩的身体很棒,比一般人的身体都要棒的多。

平时连感冒都不会有,根本不可能忽然病倒。

阿云努力的深吸了几口气,这才渐渐的冷静下来。

“事情是这样的,少奶奶出事之后,少爷一直冒雨在江边等消息!结果等着等着就忽然倒下去了,老夫人也被带着摔了一跤!”

“李夏沫!又是你!你死就死了,为什么还要连累鸿轩?”若岚愤怒的低吼道。

“若岚小姐,小声点要是让人听到了,那就不得了了!”阿云满脸惊恐的看着若岚说。

“听到?听到又怎么样?”若岚不屑的冷笑道,“李夏沫这次死定了,回不了了!我就不信周家的这些人还分不清要巴结谁!”

“您说的虽然没错!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话要是传到老夫人的耳朵里,只怕……”阿云担心的说。

“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个,鸿轩现在在哪儿?”若岚打断了阿云的话,焦急的问。

“少爷现在在医院!若岚小姐,你这是要去看少爷?”阿云惊疑不定的看着若岚问。

“阿云,赶紧让人安排车!”若岚催促道。

“若岚小姐,我看要不你还是别去了吧!您现在怀了小少爷,要是路上出点什么事,那可怎么办啊?”阿云担心的说。

“我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若岚没有再和阿云啰嗦,推开她大步往楼下走去。

暴雨中,一辆黑色的商务车迅速的驶离了周家,向着市区的医院赶去。

商务车里,若岚不停的催促着开车的保镖快点再快点。

“若岚小姐,这已经是最快了!再快的话,恐怕会出意外的!”保镖一脸为难的说。

外面的雨势太大,保镖只能依稀的看到前方五六米的地方,根本不敢开的太快。

若岚郁闷的看了一眼开车的保镖,脸色很是难看。

她特别担心周鸿轩,想要第一时间到周鸿轩的身边去,确定周鸿轩没有事。

可她却也知道现在的车速已经不能再快了,即便是她不在乎自己的安危,也要在乎肚子里孩子的安危。

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的底牌,要是他出了事情,若岚就彻底的完蛋了。

她一直期盼的一切,就会成为镜花水月。

她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周家的少奶奶,永远也没有机会再成为周家的女主人。

黑色的商务车冒着暴雨往医院赶去,一路上都很顺利,就在即将到达医院的时候,意外还是发生了。

一辆满载着土石的渣土车迎面狠狠的撞了过来,开车的保镖大喝一声,“若岚小姐,抓稳了!”

猛的一打方向盘,商务车闪过了迎面而来的渣土车的正面撞击,猛的冲进了路边的灌木丛里。

若岚惊魂未定的看着开车的保镖我,紧张的问道,“怎么回事?”

“刚才……”保镖的话还没有说完,顿时脸色大变,“不好!”

若岚只觉得一阵巨大的力道将她死死的压在了座椅上,身下的商务车猛的想着前方窜去。

下一刻若岚只觉得一阵天玄地转,商务车在绿化带里面翻滚了几下,重重的砸落在人行道上。

她耳中渣土车的轰鸣声依然在继续,她透过后视镜看到了刺眼的灯光。

“啊!”若岚发出一声尖叫,双手死死的抱住的脑袋,就在这时她只感觉身子一轻,下一刻她就被天空中落下的暴雨淋成了落汤鸡。

“若岚小姐,你没事吧?”开车的保镖此时抱着若岚站在一个小巷子里,惊魂未定的看着若岚问。

“我……我没事!”若岚惊慌失措的摇了摇头,“怎……怎么回事?”

“有人要我们的命!”保镖看了一眼巷子外面的那辆虎视眈眈渣土车,焦急的说,“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说完不等若岚答应,扛着她就往巷子里面冲去。

趴在保镖的背上,若岚看到了马路上的场景。

他们之前乘坐了那辆黑色的商务车,此时已经被渣土车撞成了一块铁饼,远远的她还看到正有几个矫健的身影正向着他们追了过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若岚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这不是一场意外,而是精心谋划的谋杀。

那些迅速追来的家伙的目标肯定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她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周家的骨肉,甚至连周鸿轩和周老夫人都没有告诉。

尽管外面的人都以为她怀的是周家的骨血,可她和她背后的人却知道不是。

她也特意为此解释过了,可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他们不是应该专心对付李夏沫才对吗?

情况危急的若岚已经来不及细想,她排名的催促着身下的保镖快点再快点。

后面的几个矫健的身影已经越来越近,在这么下去,他们迟早会被追上。

若岚害怕了,她不想死,她不想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任何的事情。

这个孩子是她达成目的工具,没有了他,若岚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周鸿轩的妻子,更加不可能成为周家的女主人。

即便周鸿轩会站在她这边,即便周鸿轩千方百计的维护她,都没有用。

因为身为一家之主的周老夫人不允许。

周老夫人看中的只有李夏沫,看中的只是李夏沫的孩子。

眼看着那几个矫健的身影离他们越来越近,若岚已经彻底的绝望了,可就在此时她忽然感觉他们冲出了巷子。

随着一个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从她的身后冲出来五六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向着那几个矫健的身影冲去。

那些原本在追若岚和她身下保镖的人瞬间转身,往来路逃去。

见此情景,若岚终于送了一口气。

“若岚小姐,我们安全了!您感觉怎么样?”扛着若岚的保镖把若岚放下,紧张的问道。

“我没……”话没有说完,若岚就惊声尖叫起来,“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快送我去医院!快!”

不知何时,若岚裤子上竟然出现了一抹血迹,看到着这一抹血迹,若岚慌了,若岚害怕了。

保镖赶紧搀扶着若岚上了身后的商务车飞奔着往医院赶去。

同一时刻,市中心的某套高级公寓里,赵日天放下手中的手机,脸色阴沉的说,“你的运气可真好!这样都不死!不过没关系,机会还多的是,你最好祈祷你一直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保镖带着若岚冲进了急诊室,在若岚声嘶力竭的“救命”声中,几个护士迅速的把若岚推进了急救室。

靠近急救室门口的一个保镖看着急救室门口亮起的红灯,对身后的一个保镖说道,“快去通知老夫人!”

急救室里,若岚紧张的看着正有条不紊的为她检查的医生说,“医生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我不能没有他!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

“小姐,请你冷静一下!你如果再这样下去,只会影响我们的工作!”医生一脸无奈的看着若岚说。

听到医生的话,若岚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十几分钟之后,医生抬起头冲着若岚笑了笑,“放心吧,孩子没事!”

“那我裤子上的血是怎么回事?”若岚紧张的问。

“这好像不是你的血!”医生笑了笑,“放心好了,你身上只有几处擦伤,没什么大碍!现在你就可以出去了!”

“谢谢你医生,谢谢!”若岚满脸惊喜的看着面前的医生,心里暗自庆幸不已。

当她走出急救室大门的时候,只看到急救室的门口孤零零的站着那个送他过来的保镖,那个保镖的肩头一道狭长的伤口,已经结了血痂。

她现在才知道她裤子上的血迹到底是怎么回事,显然是刚才那个保镖扛着她逃跑的时候不小心弄到裤子上去的。

“若岚小姐,您没事吧?”保镖紧张的看着若岚的小腹问。

若岚摇了摇头,“鸿轩在哪儿?带我去见他!”

住院处的一个高级病房里,周鸿轩紧闭着双眼躺在病床上,周老夫人担心的坐在周鸿轩的病床边,目光浑浊。

“老夫人,若岚小姐来了!”守在门口的保镖推开门走进来,轻声对周老夫人说。

“我知道了,让她在外面等着!”周老夫人缓缓站起身来,深深的看了周鸿轩一眼,转身往病房外走去。

“你们为什么拦着我?让我进去!让开!”若岚气呼呼的看着挡在她面前的两个保镖冷冷的说。

“对不起,若岚小姐!老夫人让你在外面等着,现在你不能进去!”保镖公事公办的说。

“我必须进去!你们给我让开!”若岚很担心周鸿轩的情况,不管不顾的大吼道。

“闭嘴!”周老夫人忽然从病房里走出来,冲着若岚低吼道。

“老夫人!”守在门口的保镖看到周老夫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周老夫人狠狠的瞪了若岚一眼,“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听说鸿轩出事了,不放心来看看他!奶奶,鸿轩他还好吗?”若岚担心的问。

“你还知道担心鸿轩?你刚才大喊大叫的时候怎么就不怕吵到鸿轩了?”周老夫人脸色阴沉的看着若岚说。

“奶奶,对不起!我错了!”若岚低下头,愧疚的说。

“算了吧!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你计较!”周老夫人皱了皱眉,看着若岚裤子上的血迹,微微皱了皱眉。

若岚稍稍犹豫了一下,“奶奶,鸿轩他……”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周老夫人看了一眼两个保镖,带着若岚往走廊的尽头走去。

“鸿轩他没事吧?”若岚紧张的问。

“鸿轩没事,你不用这么紧张!”周老夫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事的话,你回去吧!”

“奶奶,我……”若岚脸色一僵。

周老夫人竟然没有问刚才的事情,这让若岚心里一痛。

她顿时明白,她的死活周老夫人根本不在乎,这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够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听!”周老夫人挥手打断了她,“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给我回去!”

周老夫人的态度异常的坚决,让若岚感觉到了深深的寒意。

刚才她来的路上就已经发生了意外,她担心回去的时候会再发生什么意外。

想到之前发生的意外,若岚的眼前忽然浮现出了李允的面孔。

她怀的是周鸿轩和李夏沫孩子的事情只有李允知道,她今天遭受到了一切恐怕和李允也脱不了干系。

她怀疑她被李允给卖了,不然为什么在她告诉她背后的那些人她怀的不是周家的血脉,还会遭受到这样的袭击么?

肯定是她背后的那些人从李允哪里得知了真想,换句话说从现在开始她将会十分的危险。

李允,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现在能够保护她的只有周家,只有周老夫人。

可现在周老夫人的态度分明不在乎她的死活,她必须要和周老夫人摊牌,若岚不相信周老夫人会不顾她肚子里的孩子,不相信周老夫人会任由周家唯一的孩子就这么没了。

想到这里,若岚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老夫人,你是想让我出去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吗?是想让我给李夏沫当替死鬼吗?你是不是觉得李夏沫出事了,周家就要绝后了?”

“你胡说什么?给我闭嘴!”周老夫人脸色一冷。

“胡说?呵呵呵!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的打算,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的结局会是怎样!你真的以为我会甘心被你利用吗?”若岚冲着周老夫人冷笑起来。

“看来你是要向我摊牌了?既然你已经什么都知道了,那我就不瞒着你了!”周老夫人看着若岚不屑的笑了起来,“没错,从一开始你就是我为沫沫挑选的挡箭牌!你存在唯一的目的就是保护沫沫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想法不错!不过可惜,你挑错了人!你恐怕做梦也想不到,你的好外孙李允居然偷偷的把胚胎给调换了吧?你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你们周家唯一的血脉居然在我的肚子里吧?你如果不在乎这个孩子的死活,那我也就没必要太在乎了!再见!”

说完若岚猛然间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周老夫人如遭雷击,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站住!”

“怎么?还有事?”若岚转头轻笑道。

“你……你……你说的都是真的?”周老夫人一脸见鬼的表情问。

“我有撒谎的必要吗?如果不相信,你大可以去问问你的好外孙!我相信此时此刻他应该会很乐意告诉你一切的!”若岚得意的笑了起来。

……

就在若岚和周老夫人摊牌的时候,距离李夏沫落水点十几公里的下游的一艘游艇的舱室里,李夏沫静静的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一条毛毯,脸色红的吓人,嘴里发出一阵阵梦呓的声音。

“鸿轩……救我……救我……”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

  • 评分:10
  • 简述:现代言情
  • 来源:网易云
  • 作者:雨久花
  • 在和一个女人谈恋爱。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