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小说章节-李夏沫周鸿轩总裁独享秘制鲜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小说章节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小说章节

发表时间:2019/7/11 15:53:26 作者:雨久花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小说的男女主是李夏沫周鸿轩,主角之间感情戏份足,小编给您提供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小说章节阅读。李夏沫感受着刘文景手掌上传来的温度,心里暖融融的,顿时相信了刘文景的话。李夏沫乖乖的松开了刘文景的手,躺在床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推荐指数:★★★★★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在线阅读>>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精选章节

一双浑浊的双眼里全是愤恨的光芒,她的身子无意识的轻颤起来,似乎随时都要倒下去。

若岚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周老夫人此时摇摇欲坠的身躯,自顾自的说道,“老夫人,你没有想到是吗?没有想到你最信任的外孙居然会背着你做出这种事?”

“阿允不可能这么做!”周老夫人固执的看着若岚说。

“不可能?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不可能!李允和你的好孙媳是大学同学,这件事想必不需要我来提醒你吧?你应该还记得当初李允送给李夏沫的那个吊坠吧,那是李允准备送给他心上人的东西。当时李夏沫多次拒绝,可笑你居然还让她收下!你果然是老糊涂了!”

“即便如此,阿允也不会那么做!”周老夫人似乎根本不愿相信若岚的话。

“他是他,有独立的思维,是一个独立的人。不是你的木偶,他的行为并不是你能够掌控的!你想知道李允为什么会那么做吗?”若岚忽然笑起来,“其实原因很简单,李允一直深爱着你的好孙媳!为了让李夏沫离开周家投入他的怀抱,他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周老夫人拧着眉头问。

“这种时候你还要问我为什么吗?”若岚不屑的笑道,“我知道你从来就对我没什么好感。更不希望我成为鸿轩和李夏沫之间的绊脚石,我原本是没打算这么早把事实说出来,不过今天的事情却让我不得不说!”

“你指的是你被人袭击的事?”

“没错!我被人袭击,差点把命都给丢掉!”若岚突然愤恨的看着周老夫人,“可你居然对此毫不在意,根本不在乎我的死活!即便原先我只是你眼中一个无关紧要的棋子,一个为李夏沫寻找的挡箭牌,可我也会生气,也会愤怒!你的做法让我对你,对周家很失望!”

“你想怎么样?”周老夫人脸色微微一变。

“怎么样?你不是不在乎我的死活吗?那我又何必在乎?不过在此之前我有必要告诉你真相,告诉你周家唯一的继承人在我的肚子里,而不是在李夏沫那个贱人的肚子里!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受任何的委屈,更不想成为李夏沫的挡箭牌,我要做我自己,我要得到我自己应该得到的一切!”

“若岚,你不错!”周老夫人忽然冷笑起来,“不过你真以为这样就可以威胁我了吗?”

“我并没有威胁你!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我知道我根本威胁不了你!你完全可以像是绑架李夏沫一样,把我软禁起来,等到我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之后,把他从我身边夺走!到那个时候,我就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了,我说的对吗?”若岚不屑的冷笑起来。

“既然知道,你最好还是配合一点!”周老夫人脸色阴沉的看着若岚说。

“配合?我为什么要配合你?配合你对我有什么好处?”若岚挑挑眉笑着反问道。

“你放心,只要你能把肚子里的孩子平安的生下来,交给周家,周家不会亏待你!你说吧,你要多少钱?”周老夫人色厉内荏的问。

“钱?”若岚忽然轻笑起来,“你能给我多少?一千万还是一亿?钱再多总有用完的一天,我要的不仅仅是钱!”

“除了钱,别的东西我不可能给你!”周老夫人冷冷的看着若岚说。

“是吗?那就是没得谈了?”若岚抬起头冲着周老夫人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

“我答应给你钱已经是额外的让步了,你不要得寸进尺!”周老夫人冷冷的说,“你应该知道你根本斗不过我!”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斗不过你!可那又怎么样?”若岚满不在乎的说。

“我从没有想过要和你斗,我承认你可以软禁我,不过我必须要提醒你一件事!”说道这里,若岚的脸上写满了嘲笑,“你们周家唯一的继承人在我的肚子里,时时刻刻在我的身边,我有千万种方法让他没法来到这个世界!”

“你敢!”周老夫人人脸色大变。

“我当然敢!我既然打算和你摊牌就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若岚脸色淡然的看着周老夫人,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你可以不答应我!可以软禁我,甚至可以给我下药,让我一直浑浑噩噩,可我也要提醒你!我现在是孕妇,肚子里怀的是你们周家的骨肉。对一个孕妇随便乱用药,你应该知道后果!”

“你……”周老夫人愣住了,迟疑了,许久后她才渐渐的恢复了平静,“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说了,我要得到原先我应该得到的一切!”若岚强调道,“从一开始鸿轩爱的人就是我,应该嫁入周家的人也是我,未来周家的女主人更应该是我!”

“可沫沫她怎么办?”周老夫人迟疑了。

“这是你的事!我管不了,你现在还需要回答我答应还是不答应?”若岚冷笑起来。

周老夫人的脸色瞬息万变,许久许久之后这才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好,我可以答应你!”周老夫人深吸了一口气,“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

“说!”若岚脸色淡然的看着周老夫人说。

“你必须先将孩子生下来,如果这个孩子有一点点的意外,你什么也别想得到!”周老夫人脸色阴沉的说。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反悔?未免夜长梦多,我必须立刻成为周家的媳妇,成为周家的少奶奶,成为周家的女主人!而且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把周家的大权全部交给鸿轩,不许再插手周家的任何事务。”若岚目光灼灼的看着周老夫人说。

“你这是打算公开夺权?”周老夫人忽然冷笑道,“若岚,你真的以为我是那么好威胁的吗?”

“你可以不答应,但我可以保证你永远也没有办法看到你的重孙出世的那一天!周家就等着绝后吧!”若岚肆无忌惮的看着周老夫人,冷傲的昂起了头。

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最大的砝码,是她的底牌,她相信这个孩子对周老夫人,对周家来说有着无与伦比的分量,她不怕周老夫人不答应。

“我不敢相信你!”周老夫人深吸了一口气,“我怎么知道你能保护好这个孩子?你能让这个孩子偏平平安安的来到这个世界?我都没有把握,你凭什么有那么大的把握?”

“我是没把握!但不是有你在吗?我就不信只要我怀孕的这几个月一直待在周家,你就不能保证孩子平安的出生!”若岚冷笑道,“如果你没有把握,你会轻易的让李夏沫怀孕吗?”

周老夫人微微低头思考了片刻,缓缓的抬起头来,“你提的条件我只能答应一半!我可以现在就把周家的一切大小事务全部交给鸿轩,不过暂时我不能让你成为周家的少奶奶,不能让你成为周家的女主人!”

“看来你还是不在乎你的重孙啊!”若岚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孩子啊,孩子,看来你的曾主母是不想让你来到这个美妙的世界了!”

“若岚,你没必要这样!就像是你说的那样,你不相信我,我也不相信你!”周老夫人冷冷的看着若岚说,“让鸿轩接手周家的一切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只要你能成功的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哪怕到时候我阻止你成为周家的女主人也没用!因为鸿轩爱的人是你,你难道连这么一点自信也没有?”

若岚微微拧起眉头,目光闪烁不定。

她不确定,不确定周鸿轩还是不是想以前那么爱她,到时候会不会让她得偿所愿。

不过转念一想,若岚就彻底的安心了。

周鸿轩或许并不如以前那么爱她了,可这又怎样?

只要没有李夏沫夹在他们中间,她难道还怕周鸿轩会反悔?

从他们确立关系的那一天开始,周鸿轩就对她再三保证过,会让她成为周家的少奶奶,成为周家的女主人。

周鸿轩意向说一不二,他做出的保证绝不会反悔。

李夏沫已经出事了,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肯定是死定了。

如果李夏沫活着,周鸿轩或许还有可能会改变主意,可现在唯一能够令周鸿轩改变主意的李夏沫已经不可能出现了,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就退一步!”若岚寻思了许久点了点头,“不过你要给我记住,我今天说的话!如果有一天让我发现你在骗我,那么我随时会让你们周家的这根独苗夭折!”

“我从来说一不二,答应的事我自然会做到!很晚了,现在我让人送你回去!”周老夫人点了点头对若岚说。

“我现在还不想走!我要去看看鸿轩!”若岚看着周老夫人说。

周老夫人默然的点了点头。

病房里,若岚站在周鸿轩的病床前看着昏睡中的周鸿轩,脸色阴晴不定。

此时此刻房间里只有她和躺在病床上的周鸿轩两人,周老夫人并没有跟进来。

若岚定定的看着病床上的周鸿轩,语气里带着意思不甘,“鸿轩,李夏沫在你心里真的就那么重要吗?你居然会为了她把自己弄成这样?”

躺在病床上的周鸿轩显然是没有办法回答她的,他依然在沉睡中,甚至根本不知道若岚就在他的病床前。

若岚看了周鸿轩许久,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好在李夏沫这次死定了,横亘在我们之间的障碍已经没有了!当你醒来之后,我们就会迎来美好的未来!鸿轩,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若岚最后深深的看了周鸿轩一眼,转身往病房外走去。

“若岚,我让人送你回去!”周老夫人看到若岚打开门走出来,紧张的走了过去说。

“恩!”若岚点了点头。

十几分钟之后,二十几个保镖护送着若岚返回周家去了。

周老夫人站在住院部门口,看着浩浩荡荡离开的车队,目光阴晴不定。

“你,过来!”周老夫人冲着不远处的一个保镖冷冷的说。

“老夫人,您有什么吩咐?”保镖恭敬的问。

“你现在立刻给阿允打电话,让他来见我!”周老夫人冷冷的说。

“现在?”保镖愕然的看着周老夫人,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了,现在显然有些不太合适。

但是对于周老夫人的吩咐,他却不敢违背,乖乖的走到一边打起电话来。

几分钟之后,保镖走了过来。

“老夫人,表少爷说他没时间!”

“没时间?”周老夫人的脸色一冷,“他在忙什么?”

“不知道!不过刚才我在电话里听到了嘈杂的马达轰鸣声,如果我没有猜错表少爷现在恐怕在江边!”保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说道。

“问他现在在哪儿?我们去找他!”周老夫人冷冷的说。

“是,老夫人!”

凌晨三点多,暴雨渐渐变成了大雨,江边上,李允脸色焦急的看着大雨中江面上的那些朦胧的灯光,目光中充满了担心。

“洪泉,几点了?”李允冲着他身边替他打着伞的洪泉问。

“李总,再有半个小时就四点了!”洪泉脸色平淡的看了一眼腕表回答。

“快四点了?已经过去快七八个小时了,还没有夏沫的消息吗?”

“目前还没有!今晚的雨太大了,对搜寻工作造成了很大的阻碍,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洪泉一五一十的回答。

李允的脸色阴郁下来,看着滚滚的江水,一颗心缓缓沉了下去。

七八个小时都没有任何的消息,而且今天还下了那么大的雨,江面这么宽阔,再加上之前上游的水库泄洪放下来的那些江水,怕是李夏沫早就不知道被冲到哪里去了。

只怕李夏沫现在已经凶多吉少了,即便她现在还活着,怕也撑不了多久。

江水如此的凉,李夏沫又有孕在身,她怎么可能承受得了这样的折磨?

夏沫,你现在不要有事!你一定要活下来,我向你保证,只要你能够活下来,我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带你离开周家,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从今往后,我再也不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身后渐渐出现了几道强光,几辆车冒雨行驶了过来。

“李总,有人来了!”洪泉看了一眼身后迅速行驶而来的汽车,脸色微微变了变,“好像是周家的人!”

李允转过头看着身后越来越清晰的车灯光芒,嘴角浮现出一丝冷漠的笑意,“该来的始终还是来了!”

“表少爷,老夫人要见您!”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从停下的车上冒雨冲了下来,站在李允的面前,任由豆大的雨点狂猛的砸在头上,脸上,身上。

“恩!”李允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李总,你不能去!”洪泉见李允迈步向着不远处的汽车走去,一把拽住了李允的手臂。

“放心,老夫人不会把我怎么样!你在这给我守着,一旦有夏沫的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李允嘱咐道。

“那……您小心一点!”鸿轩迟疑了一下,无奈的松开了李允。

见到李允打着伞缓缓的走了过来,在车上的两个保镖很识趣的下车去了。

当李允走进车厢的时候,只看到周老夫人脸色阴沉的坐在后排的座椅上看着他。

“外婆,您找我?”李允淡然的问道。

周老夫人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看着李允淡然的脸色周老夫人微微皱了皱眉头,“我有件事想问你!”

“您不用问了!一切都是我做的!”李允根本没有等周老夫人问出要问的问题,就承认了。

“你都不知道我要问你的是什么,你就这么干脆的认了?”周老夫人显得有些诧异,“这可不像是你的性格!”

“那我的性格应该是什么样?”李允忽然笑了起来,“现在夏沫生死不知,我只关心她的安危,至于其他的,我根本没有心情去管!更没有心情去辩解什么,这样做会让我感觉很累!”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周老夫人拧着眉头问。

“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而应该去问鸿轩,问问他对夏沫到底做了什么!”李允忽然冷笑道。

“我现在问的人是你!”周老夫人目光灼灼的看着李允说。

“看来我今天不说是不行了?”李允忽然自嘲的笑了笑。

“你觉得呢?”

“既然如此,那我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李允点了点头,“夏沫是我的大学同学,大学时期我曾经追过她一段时间,这些想必您早就知道了吧?”

“没错,我确实知道!”周老夫人点了点头。

“她是我喜欢的第一个女人,也是唯一的一个!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忘记过她!”李允似乎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她很善良,性格很直爽,是一个好姑娘!她对我的吸引力是致命的,我爱她,过去爱,现在爱,以后也会一直爱!我原本打算事业有成就去找她,让她成为我的女人!却不曾想她竟然阴差阳错的嫁入了周家!”

说道这里的时候,李允明显有些落寞。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存在着幻想!可当她三番五次的拒绝我之后,我才知道她不可能爱我!看到您如此的疼爱她,我渐渐的放下了心中的执念,我祝福她,希望她能够过的好!我甘愿为她一辈子守护着周家,守护着她和鸿轩的孩子。”

“那你后来为什么会改变主意?”周老夫人皱着眉头问。

“因为我无意间发现她过的不幸福,她看似风光的背后,竟然充满了酸涩和痛苦!鸿轩不爱她,爱的是若岚。对于鸿轩来说,她只不过是一枚棋子,是若岚的挡箭牌!最终若岚会取代她,夺走她的一切!从那时候起,我已经渐渐放下的执念就重新拾了起来!我要带她离开这个深渊,带她离开充满阴谋算计的周家!”

李允严重闪着坚定的光芒,“我曾不止一次的告诉她周家的处境,不止一次的让她离开周家,离开鸿轩,不止一次的想要帮助她,可她都拒绝了!我知道她放不下的不是鸿轩,不是周家,而是您!她是个善良的女人,是一个懂得感恩的女人!她不忍心让您伤心,难过!”

“你说的没错!这些我都知道!或者可以说我一直在利用她的善良,利用她懂得感恩的性格,将她留在周家!”周老夫人点了点头,“阿允,你应该知道有我在,她在周家的地位牢不可破,不管是若岚也好,或者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有办法取代她!”

“我明白!可有件事您不明白!强扭的瓜不甜,鸿轩爱的也不是她。因为鸿轩的关系,夏沫三番两次的徘徊在鬼门关前,每一次我都在提醒吊胆,我不愿意看到她有任何的危险。”李允渐渐变得激动起来,“我要帮她离开,不惜一切代价的帮她离开!”

“所以你就偷偷换掉了受精卵?”

“没错!当初我向您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就已经算计好了一切!我知道让夏沫怀上周家的骨肉,只会让她的处境更加的危险,只会让她离死亡越来越近!我更知道您真正在乎的不是夏沫,而是她和鸿轩的孩子!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孩子是周家唯一的继承人!”

“你都知道什么?”周老夫人脸色微微一变。

“外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鸿轩并不是舅舅舅妈的孩子吧?他身上流的也不是周家的血脉!夏沫才是周家的孩子。”李允忽然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周老夫人诡异的笑道。

“阿允,你想太多了!”周老夫人眸子深处闪过一丝意外,表面上依然风轻云淡的说。

“是吗?”李允忽然轻笑起来,“我一直很好奇,作为舅舅和舅妈的孩子,为什么鸿轩居然一点也不像他们呢?反倒是夏沫,我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当年舅妈的影子。更重要的是夏沫的长相居然和舅妈有三四分的相似,难道这仅仅是巧合吗?”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周老夫人脸色微微一冷。

“看来我说过关键的地方了!您放心,今天我和您说的这些话从今往后再不会对任何人提起!我之所以说这些,只是想要告诉您。我知道您真正在乎的是什么!”李允忽然笑了。

“现在夏沫和鸿轩的孩子在若岚的肚子里,夏沫对您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利用价值,您该放手了!她应该有她自己的生活,而不是生活在周家这个充满了阴谋和算计的地方!”李允目光灼灼的说。

“所以你就换了那两个受精卵?”周老夫人的眉头死死的皱了起来。

“没错!难道您不觉得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吗?鸿轩和若岚这两个相爱的人最终能够在一起,鸿轩和夏沫的孩子从若岚的肚子里生出来,然后继承周家的一切,对您来说这些应该就够了!外婆,放手吧!沫沫失去的已经太多了,即便她继续留在周家对您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何必还要一直紧抓着不放呢?”李允劝说道。

“阿允,你是想要和沫沫在一起吧?”周老夫人看着李允的脸说,“难道你不知道这件事如果让沫沫知道,你根本得不到她的心吗?”

“我知道!可现在我已经不在乎这些了!”李允看了一眼车窗外的大雨,眼神有些落寞,“今夜夏沫如果能够侥幸活下来,我会向她坦白,不管她会怎么做,我都必须让她离开周家!”

“你太自以为是了!我不允许!”周老夫人脸色一冷。

“这已经由不得您了!我要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阻止!”李允信心满满的说。

“是吗?”周老夫人不屑的看了李允一眼,“你别忘了,你是我一手扶持起来的,只要我一句话,你就什么都不是了!那样的你,凭什么和我抢沫沫?”

“这就不是您该关心的问题了!”李允摇了摇头。

“看来你是铁了心要和我,和周家做对了!”周老夫人的脸上寒气逼人,目光森冷。

“我现在还有的选择吗?从我决定帮沫沫离开周家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李允目光灼灼的说。

“很好!既然如此,我也不说什么!”周老夫人点了点头,“明天我会让人免除你周身集团总经理的职务,从明天开始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谢谢!”李允冲着周老夫人点了点头,“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完李允打开车门走下车去,任由豆大的玉珠将他的浑身打湿。

周老夫人坐在车里,看着李允挺直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遗憾,嘴里低声呢喃着,“如果……如果你是我的亲孙子该多好?”

洪泉看到李允冒着雨走过来,赶紧打着伞跑了过去。

“李总,您没事吧?”洪泉担心的问。

“没事!”李允摇了摇头,“洪泉,新公司的事情怎么样了?”

“已经完全准备妥当了,有了您前两天给我的那些资金,我们的新公司即便现在的规模还不如周身集团,但发展潜力绝对在周深集团之上!我这两天已经暗中收购了几家小公司,目前基本已经完成了整合的工作了!”

“很好!”李允点了点头,“让人准备一下,天亮以后新公司正式挂牌开业!”

“这么快?是不是太着急了一些?”洪泉有些不确定的问。

“有问题?”李允微微皱了皱眉。

“问题倒是没有问题,只是时间太紧了一些!”洪泉摇了摇头。

“时间紧没关系,给我用钱砸!明天我们的新公司必须开业!”李允的嘴角带着一抹自信的笑容,“我要让外婆知道,即便我离开了周深集团,我李允依然是一条龙,一条翱翔在九天之上的龙!”

“是,李总!”洪泉看着自信满满的李允,热血澎湃的回答。

“时间很紧,你就不要在这里待着了!去安排新公司开业的事情吧,记住公司的开业典礼必须给我弄的声势浩大,把所有能够请到的大人物一个不拉的给我请来!”

“我立刻去办!”洪泉点了点头,迅速冲进了雨幕里。

李允手里抓着伞,看着泛着点点朦胧灯光的江面,目光灼灼的说,“夏沫,我已经为你豁出了一切!你一定要给我活下来!周家能够给你的我都可以给你,他们不能给你的我也可以给你,只要你活着,你哪怕是要天上的星星我也会摘给你!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天色微明,搜寻工作依然在继续,已经过去了十来个小时,出动了所有能够出动的人手,可李夏沫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依然没有一点点的消息。

早晨七点,下了一夜的大雨终于停歇了。

清晨的江面上,雾气蒙蒙,忙碌了一个晚上的警察和渔民们血红的双眼依然死死的盯着江面。

万般无奈之下,警方调动了不知道多少的渔网,从李夏沫落水的地方开始往下游打捞。

李允已经在江边站了十几个小时,他从周老夫人车上下来时候被淋湿的衣服已经被捂的快干了。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眼中布满了血丝,目光死死的盯着江面上的船只,心已经彻底沉到了谷底。

“我好像捞到了什么!快来帮忙,太沉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李允迅速的向着喊声传来的地方狂奔而去。

只见江面上的一艘渔船上,一个渔民正死命的网上提渔网,可渔网太沉了,他根本提不动。

下一刻好几艘渔船靠了过去,帮着一起把渔网往上提。

李允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他看着沉甸甸的渔网,心里不停的祈祷着。

千万不要是夏沫,千万不要是夏沫。

“是个男人!他的身上还绑着一块大石头,我说怎么那么沉呢!”渔网出水,一具尸体被泡的已经有些无法辨认的男尸浮出水面。

看着这个男性的尸体,李允松了一口气。

他清楚的知道这个身上被绑着大石头的男尸是陈宇豪。

半个多小时之后,下游传来了一个消息,在下游大约几公里江边的水草里发现了一具女尸。

得到消息的李允第一时间赶了过去,他的车刚刚停稳,一辆白色的奔驰SUV停在了他的迈巴赫旁边。

脸色有些苍白的周鸿轩推开车门,迅速的跑了下来。

周鸿轩和李允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目光中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浓浓的敌意。

当他们冲进人群,看到那一具女尸的时候,竟同时松了一口气。

被发现的女尸不是李夏沫,而是昨晚已经被李夏沫救出水面的林凡。

看到林凡的尸体,李允脸色微微一变,眼中闪过了浓浓的担心。

林凡死了,那李夏沫呢?她会不会也……

“没想到,你居然会在这!”周鸿轩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李允的面前,面带冷意的说。

“我已经在江边守了一晚,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倒是你,既然不在乎夏沫的死活,还跑来做什么?作秀吗?”李允不屑的冷笑道。

“李允,你非要在这时候说这种话吗?”周鸿轩脸色冷漠的看着李允,“你应该知道我昨晚之所以不在,是因为我病了!”

“那是你的事!”李允不屑的摇了摇头,“你不需要对我解释!”

“你说的没错!”周鸿轩点了点头,嘴角泛着一抹冷笑,“我确实不需要向你解释!因为你始终是一个外人。时间不早了,你该走了!”

“你是在赶我了?以什么名义?夏沫丈夫的名义?”李允不屑的笑道。

“难道不可以吗?”周鸿轩眼中闪着寒光。

“你不配!你从没有爱过夏沫,一直以来她都不过是你手里的棋子,你的工具,你没资格做她的丈夫!你还是回去好好的守着你的若岚吧,别到时候她肚子里的孩子再没了,你们周家怕就要绝后了!”李允不怀好意的看着周鸿轩说道。

“这是我们周家的家事!你一个外人根本无权过问!”周鸿轩冷冷的回答。

“我没有心情过问!”李允看着茫茫的江面,嘴角浮现出一抹冰冷的笑容,“周鸿轩,你给我记住!如果沫沫出了事,我要周家为她陪葬!”

说完李允不理会脸色异常难看的周鸿轩转身往江堤上停着的迈巴赫走去。

周鸿轩看着李允的背影,眼中闪着道道寒光。

临近江北市的临江市郊外的一栋别墅的一间客房里。

李夏沫静静的躺在一张异常柔软的床上,双眼紧闭,呼吸匀称,头上缠着一圈绷带。

在她身边不远处,一个医生模样的人正在收拾医药箱,在他身后一个看上去七十多岁满头白发的老人正静静的看着床上的李夏沫。

“她怎么样了?”

“刘先生,这位小姐已经基本没什么大碍了!只是她的头部受到过撞击,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就不知道了!”医生一脸无奈的说,“一切都要等她醒过来才会知道!”

“麻烦你了!”

“刘先生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医生笑了笑,看着刘先生说,“我刚才检查的时候发现这位小姐已经怀了身孕,您一定要让人好好的照顾她!营养方面可一定要跟上了,不然会影响她肚子里孩子的发育!”

听到医生的话,刘先生脸色诧异的看了病床上的李夏沫一眼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医生点了点头,提着药箱走了出去。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看着刘先生问,“老爷,这位小姐她没事吧?”

“没事!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刘先生看着这个中年男人问。

“已经调查清楚了!昨晚江北有三个人落水,一男两女,几分钟前我刚接到消息,其中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已经找打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位小姐应该是另外一个落水的人!好在当时遇到我们,不然她现在也已经……”

“她的身份查到了吗?”刘先生点了点头。

“她是江北周家的少奶奶,现在整个江北已经被人彻底给翻过来了!都在找她!”中年男人说。

“周家的少奶奶?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周家的孩子了?”刘先生眉头微微一皱,看着李夏沫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复杂的神色。

“这……恐怕不是!”中年人摇了摇头。

刘先生微微皱起了眉头,“不是?为何不是?”

“据我刚刚得到的消息,周家的孩子在另外一个女人的肚子里!”

刘老先生点了点头。

“老爷,我们要不要把她送回周家去?”中年男人迟疑了一下问道。

“一切等她醒过来再说吧!”刘先生缓缓摇了摇头,“这必须由她自己来决定!”

“老爷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这孩子也怪可怜的,既然被我遇到,我自然要给他一次选择自己命运的机会!她如果想要回去,我就送她回去,她如果不愿意回去,我这里也不缺她一口饭吃!”刘先生脸色淡然的说。

“一切全听老爷的!”中年人恭敬的点了点头。

“吩咐下去,封锁一切消息,暂时不要让人知道她在这里!”刘先生深深的看了一眼床上的李夏沫转头对中年人说。

“是,老爷!”中年人点了点头,暮然间他眼睛忽然一亮,“老爷,她要醒了!”

床上的李夏沫的眼皮缓缓的向上掀起,一双明亮的眸子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你醒了?”刘先生快步走了过去,看着床上的李夏沫和蔼的问。

“恩!”李夏沫茫然的点了点头,“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了吗?”刘先生皱着眉头问。

“我想想!”李夏沫闭上眼睛,努力的想要想起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这一想,她的脑袋就特别的痛,竟什么都想不起来,她双手捂着脑袋,表情痛苦。

“乖孩子,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刘先生心疼的说。

“恩!”李夏沫轻轻答应一声,不让自己去想发生了什么,顿时感觉脑袋也没有那么痛了。

“你认识我吗?为什么叫我乖孩子?”李夏沫好奇的看着问。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刘先生的眉头死死的皱了起来,“你是谁,这总该记得吧?”

“我是谁?对啊!我是谁?你是不是认识我,你快告诉我,我是谁?”李夏沫一把抓住刘先生的手,焦急的问。

刘先生的目光微微一闪,“你是刘若妍,是我的孙女!我是你爷爷刘文景!”

“你是我爷爷?”李夏沫错愕的看着刘文景问,“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你昨晚开着游艇出去玩的时候,不小心掉进了江里,碰到了脑袋!可能是暂时失忆了,想不起来也是正常的!”刘文景抓着李夏沫的手笑着说,“孩子,别担心!不会有事的,爷爷会帮你想起来一切的!”

“爷爷,谢谢你!”李夏沫感受着刘文景手掌上传来的温度,心里暖融融的,顿时相信了刘文景的话。

“你刚醒过来,需要好好休息!爷爷还有事就先出去了,你先睡一会儿吧!”刘文景冲着李夏沫笑了笑。

“恩!”李夏沫乖乖的松开了刘文景的手,躺在床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刘文景缓缓起身走了出去,那个中年人也跟着走了出去。

客房外的走廊上,中年人看着刘文景脸上闪过一道迟疑的目光,“老爷,你是打算让她的孩子……”

“我刘文景一生没有娶妻,这偌大的家业不可能随着我带到棺材里去!既然上天让我和她遇到,这便是缘分!不管她以后会不会想起以前的事情,她就是我刘文景的孙女,她肚子里的孩子便是上天送给我刘文景的礼物!我刘家有后了!”刘文景一脸激动的说。

“老爷,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一些?”中年人迟疑了一下问道。

“顺天而行,这是我刘文景一贯的宗旨!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刘文景目光灼灼的说道,随后看着中年人冷冷的吩咐道,“阿晨,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记住别让人起疑!”

“别墅这边都好办,可是外面怎么办?要是被周家知道,恐怕会是个大麻烦啊!”中年人有些为难的问。

“周家?哼!周家的手还伸不到临江来!”刘文景满脸自信的说。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

  • 评分:10
  • 简述:现代言情
  • 来源:网易云
  • 作者:雨久花
  • 在和一个女人谈恋爱。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