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小说在哪看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小说在哪看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小说在哪看

发表时间:2019/7/11 15:53:26 作者:雨久花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小说在哪里看?《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小说主角是李夏沫周鸿轩,柒一文学网给您提供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小说精彩节选:周鸿轩并没有放弃任何寻找李夏沫的希望。期间遭遇了好多次的意外,可若岚和她肚子里的小生命依然顽强的挺了过来。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推荐指数:★★★★★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在线阅读>>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精选章节

这三天里,周鸿轩一直呆在江边。

“少爷,老夫人让我请您回去!”一个保镖走了过来,忐忑的对周鸿轩说。

“你回去告诉奶奶,没有找到她之前我不回去!”周鸿轩头也不回的说道。

“可是……”

“你没听到我的话?”周鸿轩转过头,脸色阴沉的看着身后的保镖。

“对不起,少爷!我现在就去回复老夫人!”保镖吓得一缩脖子,赶紧溜了。

当周老夫人听到保镖转述的周鸿轩的原话后,脸色很是难看,豁然起身,“老秦,备车!”

“是,老夫人!”

前往江边的加长林肯的后车厢里,周老夫人布满皱纹的脸上写满了愤怒。

“老夫人,您别生气了!少爷他也是放不下少奶奶,过一段时间应该就会好了!”老秦看着老夫人劝说道。

“过一段时间?”周老夫人不屑的冷笑起来,“老秦,你觉得我还能等下去吗?”

“这个……”老秦迟疑了。

自从三天前,李允的新公司成立的当天,李允就已经开始了他对周家的疯狂报复。

凡是周家涉及的行业,他基本都插了一脚。

凭借他做周深集团总经理这几年积攒下来的人脉,关系网络,再加上大把大把的资金,短短的三天时间,周家就遭受到了巨大的损失。

周老夫人的年岁已经大了,根本没有精力去处理公司的事情。

眼看着周深集团因为群龙无首,被李允乘势而入,弄的人心惶惶,周老夫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对于现在周深集团的困局,她是有心无力。

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周鸿轩,可周鸿轩现在只关心李夏沫的生死,对周深集团,对周家的遭遇根本毫不在意。

这让周老夫人很愤怒,很失望。

远远看着江边周鸿轩略显佝偻的背影,周老夫人脸色铁青的走了过去。

“少爷,老夫人来了!”老秦在周鸿轩的身后轻声说道。

周鸿轩听到老秦的话,这才缓缓的转过身来,看着面前脸色铁青的周老夫人,脸色落寞的问了一句,“奶奶,您怎么来了?”

周老夫人冷若冰霜的眸子死死盯着周鸿轩蜡黄的脸。

周鸿轩嘴巴周围长满了青色的胡渣,眼窝深陷,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头发乱糟糟,身上的高档西服也脏兮兮的,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流落街头的乞丐。

“你该回去了!”周老夫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无比认真的看着周鸿轩一字一句的说,“周家需要你!”

“在没有找到她之前,我不会回去!”周鸿轩固执的看着周老夫人说。

“你……”周老夫人脸色铁青的看着周鸿轩,“你真不回去?”

“是!”周鸿轩的回答简短有力,“如果不是我,她不会出事!我要亲眼看到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周老夫人猛然间抬起手臂,狠狠得扇了周鸿轩一个耳光,“混账东西!你这是要气死我吗?”

周鸿轩身子晃动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站稳了身子,他看着周老夫人愤怒的双眼,脸色漠然,“我不会改变主意!”

“好!你真好!”周老夫人气的浑身颤抖,手指着周鸿轩,咬了咬牙,一字一句的说,“今天天黑前,你要是还不回去!就永远也不用回去了!”

说完,周老夫人转身颤颤巍巍的往停在不远处的汽车走去。

“少爷,您……”老秦迟疑了一下,看到周鸿轩固执的眸子,他最终叹了一口气,迅速转身跟了上去。

“回去!”坐在林肯宽大的车厢里,周老夫人脸色冷漠的吩咐开车的保镖道。

“老夫人,您千万别生气!少爷他只是一时钻牛角尖,只要他知道现在周家的处境,应该会回去的!”老秦劝说道。

“指望他回心转意?哼!”周老夫人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周家怕是早就没了!”

“老夫人,要不这样吧!您先回去,我去劝劝少爷!”老秦迟疑了一下看着老夫人说。

“不许去!”周老夫人脸色一冷,狠狠得瞪了老秦一眼。

老秦无奈的低下头叹了一口气,在汽车驶离之前,最后看了周鸿轩的背影一眼,眸子深处露出一抹隐晦的冷笑。

周家若岚的房间里,若岚看着眼前的一个保镖满脸不信的问,“鸿轩他真的这么说?”

“是的,少爷就是这么说的!当时老夫人一起之前还打了少爷一个耳光!”保镖心有余悸的说。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若岚点了点头,挥手让这个保镖出去了。

在房间里静静的站了一小会儿,若岚打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若岚小姐,你要去哪儿?”老秦看到若岚走出房间,疑惑的问道。

这三天若岚一直呆在房间里,从不走出房间半步,即便是吃饭也是送到她的房间去。

此时此刻她忽然出来,这就让老秦有些不明白了。

“我去找鸿轩!”若岚脸色淡然的对老秦说。

“若岚小姐,您现在可千万不能出去啊!外面实在太危险了!”

“老秦,你不用劝我了!”若岚叹了一口气,“今天我非去不可!”

“要不我去和老夫人说一声?”

“不必了!”若岚摇了摇头,绕过了面前的老秦快步往楼下走去。

看着若岚的背影,老秦无奈的摇了摇头,快步往书房走去。

“你说什么?若岚去找鸿轩了?”周老夫人满脸震惊的看着老秦,“你为是什么不拦住她?”

“对不起,老夫人!我拦了,可是根本拦不住!”老秦无奈的叹了口气,安慰道,“不过老夫人您也不必太担心了!我已经安排了人手保护若岚小姐,不会出事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周老夫人眉头死死的皱了起来。

“要不我再多安排一点人手?”老秦迟疑了一下问。

“不用了,就这样吧!如果鸿轩不能回心转意,即便是若岚和他肚子里的孩子没事,我们周家也完了!”周老夫人摇了摇头。

江边的周鸿轩在周老夫人走后又恢复了之前的动作,目光死死的看着江面上。

虽然三天过去了,可江面上的船只却一点也没有少,反倒是比几天前还要多了一些。

搜寻的范围也往下游延伸了一百多公里,只是这并没有用。

“少爷,若岚小姐来了!”一个保镖快步走到周鸿轩的身后,小心翼翼的说。

周鸿轩面无表情的换换转过身来,看着若岚急匆匆的脚步,微微皱起了眉头,“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回家!”若岚看着周鸿轩淡淡的说。

“我不回去!”周鸿轩脸色平静的摇了摇头。

“你还没有死心?前后已经四天了,如果能够找到她怕是早就找到了,她多半已经凶多吉少了!鸿轩,回去吧!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垮掉的!”若岚闻言软语的劝说着。

“放心,我没事!”周鸿轩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若岚心里狠狠得抽了一下,她很愤怒,很难受,她真的很想痛骂周鸿轩一顿,可她知道这样做根本没有任何用。

“你没事,可周家有事!周家现在的处境很艰难,周深集团群龙无首,奶奶的年岁大了,根本没有精力去管公司的事情,再这么下去,周家就没了!鸿轩,你真的能眼睁睁的看着周家就这么破败掉吗?你这样怎么对得起你的父母,怎么对得起奶奶?”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管,我只想静静的一个人待一会儿!”周鸿轩别过脸看着茫茫的江面,语气平淡的说。

“你爱上李夏沫了?”若岚的眉头微微拧着,“在你的心里她的分量难道比我还重?比我肚子里的孩子还重,比整个周家还重?”

“这没有可比性!”周鸿轩看着若岚冷漠的说道。

“对,这没有可比性!我,孩子,还有奶奶,甚至于整个周家在你心里的分量都抵不过一个李夏沫!你在意她的生死,难道你就不在意我们?”若岚显得很是生气。

“我说过了,这不一样!她此时生死未卜,我没心思想别的!”周鸿轩看着若岚强调道。

“怎么不一样?”若岚忽然冷笑道,“曾经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偶像,我崇拜你,我深爱着你!因为你是周鸿轩,是我眼中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只要有你在,就算是天塌下来了,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可现在,你变了,你让我很失望!”

“不要说了!”周鸿轩眸子里浮现出一丝挣扎的神色。

“不,我要说!我必须说!我记得你曾经答应过我,要让我做你的妻子,做周家的媳妇,做周家的女主人!难道你曾经对我的承诺都不算数了吗?”

“我答应你的事肯定会做到!但不是现在!”周鸿轩微微抿着嘴唇说。

“不是现在,那是什么时候?一个月后,两个月后,半年后,还是几年后?”若岚忽然不屑的笑了起来,“你要是在这么消沉下去,周家就没了,你拿什么来实践对我的诺言?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有能力实践对我的诺言?”

“周家不会倒!”周鸿轩言之凿凿的说。

“这种话,你自己相信吗?这三天你一直呆在这里,根本不知道周家现在是什么处境,根本不知道这几天奶奶到底有什么的不容易,根本不知道公司乱成了什么样子,根本不知道周家已经人心惶惶!”

“我知道,可我暂时不想管!”周鸿轩冲着若岚摇了摇头。

“说到底,你还是不在乎!你只在乎李夏沫!”若岚忽然笑了,“既然如此,那就随便你吧!我今天已经说的够多了,从今往后我也不想再说了,你更没有机会听我说这些了!”

“你想做什么?”周鸿轩脸色微微一变,看着若岚紧张的问。

“你难道还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吗?”若岚不知不觉已经退后了好几步,人已经站在了江堤的边缘,她看着陡峭的江堤,嘴角浮现出一丝惨笑,“我已经受够了这样的日子,今天我必须做个了结!”

“你疯了!”周鸿轩冲着若岚怒吼起来。

“不,我没有疯!是你疯了!”若岚冷笑着看周鸿轩,“既然你什么都不在乎,我又为什么要在乎?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说着若岚的一只脚抬了起来,往江堤下落去。

“不要!”周鸿轩脸色大变,迅速的冲了过去。

“不许过来!”若岚冷冷的看着周鸿轩,收回了迈出去的步子,“你要是敢再过来一步,我立刻就跳下去!”

“我不过去!你不要做傻事!”周鸿轩紧张的看着若岚说。

“此时此刻,我做什么你都没必要管了!既然你那么在乎李夏沫,那么不在乎周家,不在乎我,不在乎我肚子里的这个周家唯一的血脉,那么我就如你所愿!从这里跳下去,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就解脱了,难道不是吗?”

“若岚,你听我说!你千万不要做傻事!我不是不在乎你们,不是不在乎周家,只是我现在心情很差,我没有心思去管其他的事情。”周鸿轩紧张的看着若兰,眼神焦急。

“那是你的事!我管不了!也不想管!”若岚固执的摇了摇头,“我只知道周家没了,这个孩子也没必要来到这个世界!虽然我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但我依然不忍心让他来到这个世界受苦!”

周鸿轩看着若岚,脸色巨变,许久许久之后,周鸿轩脸色渐渐缓和下来,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

“为了你和孩子,我回去!”

周鸿轩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字一句的说。

“你真的愿意回去?”若岚拧着眉头看着周鸿轩,“不是在骗我?”

“我骗过你吗?”周鸿轩无奈的看着若岚问。

“不管你是不是在骗我,我都相信你!”若岚冲着周鸿轩重重的点了点头,“因为现在我和孩子需要你,奶奶需要你,整个周家都需要你!”

周鸿轩点了点头,缓缓的走到若岚的身边搀扶着她的手臂,声音平淡的说,“走吧!我们回去!”

“恩!”若岚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任由周鸿轩搀扶着她往江堤旁停着的汽车走去。

周鸿轩将若岚扶进了汽车,关上车门,走到另一侧车门旁,最后看了一眼茫茫的江面和江面上来来往往的船只,目光中带着一丝坚定。

李夏沫,你要活着!只要你活着,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临江市刘家别墅,李夏沫经过三天的修养,身子已经彻底的恢复了过来。

别墅院子里的草坪上有一只秋千架,李夏沫呆呆的坐在秋千架上,看着天空中的绚烂的晚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若妍,在想什么呢?”远远的刘文景拄着拐杖走了过来,看着李夏沫温和的问道。

“我没想什么!爷爷,你怎么不在屋子里休息啊?”李夏沫好奇的抬起头看着刘文景问。

“我在书房看到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有点担心,就来看看你!”刘文景冲着李夏沫笑了笑,换换的坐在了李夏沫的身旁,伸手轻轻的握住了李夏沫的手,宽大的手掌将李夏沫的小手包裹在里面,脸上露出一丝责备的神情,紧张的说,“你的手很凉,怎么不多穿点衣服?要是冻着了可怎么办?”

看着刘文景紧张的神色,李夏沫笑着摇了摇头,“爷爷,我没事的!”

“没事什么没事?你连爷爷的话也不听了?”刘文景皱起了眉头,满脸不悦。

“好啦!好啦!爷爷,我等下就去加衣服,这样总行了吧?”李夏沫无奈的看着刘文景苦笑道。

“这样才乖嘛!”刘文景欣慰的笑了起来。

“爷爷,我真的是您的孙女吗?”李夏沫看了一眼远处巡逻的保镖,稍稍迟疑了一下问。

“傻孩子,难道爷爷还会骗你吗?”刘文景心中微微一动,脸上却平静依然。

“可我为什么感觉这里这么陌生呢?”这个问题李夏沫一直想问了。

三天,她醒过来整整三天。

虽然别墅里的所有人对她都很恭敬,刘文景对她也无比的爱护,可她总觉得她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总觉得她不属于这里。

“从前你并不住在这里,一周之前我才把你接过来的!结果你才来了几天就出事了,对这里感觉陌生是很正常的事情!”刘文景笑着说道。

“真的是这样吗?”李夏沫有些将信将疑的看着刘文景。

“爷爷有必要骗你吗?如果你不是我的孙女,我也不可能让你呆在这里啊!我的傻孩子,别胡思乱想了,时间不早了,去吃饭吧!”刘文景冲着李夏沫笑了笑,缓缓站起身来。

看着刘文景略显佝偻的背影,李夏沫心中的疑惑尽去。

刘文景说的没错,如果她不是刘文景的孙女,刘文景绝不会对她这么好!李夏沫不禁有些自责,有些内疚,心里暗暗道:对不起,爷爷,我不该怀疑您!

别墅里的人很多,但是主人却只有刘文景和李夏沫两个人,所以吃饭的时候很是冷清。

刘文景不缺钱,可他的生活却很节俭,在李夏沫没有来到这里的这些年里,他的饭桌上从来只有一菜一汤,而且基本见不到任何的肉腥。

当李夏沫到来之后,餐桌上的食物才开始丰盛起来。

可刘文景的面前却还是如同往常一样,摆放着一道蔬菜,一道菜汤。

李夏沫看着自己面前几盘精美的食物,又看了看刘文景面前的那一菜一汤,心里忽然有种异样的情绪在发酵。

“怎么不吃啊?”刘文景笑看着李夏沫问。

“爷爷,你怎么只吃这些没有营养的东西啊?”李夏沫微皱着眉头问。

“爷爷年岁大了,这些年肠胃也不怎么好,只能吃些清淡的东西!这些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刘文景冲着李夏沫笑了笑,“好了,快吃吧!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

“哦!”李夏沫无奈的点了点头,开始吃起饭来。

看着李夏沫一口一口的吃着饭,刘文景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就在李夏沫将最后一口米饭扒拉进嘴里之后,忽然她的脸色一变,猛的转过身子,弯下腰狂吐起来。

刘文景快步走过来,轻轻拍打着李夏沫的后背,心疼的问,“若妍,你还好吗?”

“爷爷,我……我没事!”李夏沫吐了一会儿,终于缓了一口气,脸色苍白的看着刘文景勉强笑了笑。

“还说没事,你的脸色都白成这样了!”刘文景一脸责备的看着李夏沫,“走吧!爷爷扶你回房间休息去!”

看着刘文景有些虚浮的脚步,李夏沫猛的摇了摇头,“爷爷,不用了,让晨叔送我回去就行了!您先吃饭吧!”

“这怎么能行?”刘文景不满的看了李夏沫一眼说道,“好了,别说了!走吧!”

回到房间,坐到房间的床上,李夏沫的脸色总算是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爷爷,我明天想去一趟医院!”李夏沫犹豫了一下说。

“为什么?”刘文景疑惑的问。

“我这几天已经吐了好几次了,我想去检查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

“不用去了,爷爷知道是什么原因!”刘文景笑了起来。

“您知道?”李夏沫惊愕的抬起头,好奇的看着刘文景问,“爷爷,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若妍啊!你怀孕了!”刘文景坐在李夏沫的身边笑着说。

“怀孕?我怎么会怀孕?”李夏沫明显有些不信。

“其实在接你过来的时候,爷爷就已经知道你怀孕了!”

“那孩子的父亲是谁?”李夏沫好奇的问。

“孩子的父亲已经死了!”刘文景的脸上露出了悲痛的神色。

“死了?他怎么会死了?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夏沫紧张的抓着刘文景的手焦急的问。

“你的身体才刚刚好,还是别问了!以后爷爷会慢慢的告诉你的!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肚子里的孩子!”刘文景摇了摇头,嘱咐道。

“那……好吧!”看到刘文景不愿意多说,李夏沫忍住心里的疑惑,暂时没有再问。

“时间不早了!爷爷走了,你洗个澡就休息吧!明天爷爷让阿晨带你去医院做个产检!”说完刘文景站起身来。

“好!”

目送着刘文景走了出去,李夏沫呆呆的看着窗外的夜色,心里闪过了无数个疑问。

她怎么会怀孕?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孩子的父亲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真的死了吗?为什么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刘家书房,阿晨恭敬的站在刘文景的面前,看着脸色淡然的刘文景问,“老爷,您找我!”

“恩!”刘文景轻轻的点了点头,“我让你做的事情做好了吗?”

“已经全部弄好了!这是小姐的身份证,出生证明,还有毕业证,我已经让人为小姐准备了一个无懈可击的背景,就算是有人去查也保证查不出什么来!”阿晨把手中的一个文件袋递到了刘文景的面前。

“做的好!明天你陪若妍去一趟医院,做个产检!”

“是,老爷!”阿晨恭敬的点了点头。

“记住,速去速回!不要耽搁!”刘文景不放心的叮嘱道。

“老爷,您放心,阿晨知道该怎么做!”

阿晨出去了,刘文景看着手里的文件袋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夜色已深,李夏沫的房间里静悄悄的,床头微弱的灯光映照在李夏沫的脸上,她的双眼紧紧闭着,眼珠不停得转动着,嘴里发出无意识的梦呓,“救我……鸿轩,救我!”

下一刻李夏沫猛的睁开眼睛,忽然发现眼角竟然闪着泪滴。

轻轻擦去眼角的泪滴,李夏沫努力的回想着梦中的场景。

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她泡在冰冷的水里,手里托着一个女人,不远处一个模糊的身影正奋力的向着她游了过来。

忽然一个巨浪袭来,她拼命的冲着游过来的男人喊叫着,“鸿轩,救我!鸿轩,救我!”

下一刻她眼前一黑,就醒了过来。

她不记得梦中那个男人的脸,却清晰的记得那个名字——鸿轩!

难道他就是我孩子的父亲吗?

难道他就是这么去世的吗?

鸿轩肯定是为了救我,才会被水冲走的,肯定是这样。

李夏沫目光坚定的呢喃着,在朦胧的灯光下,她缓缓低头看着平坦的小腹,脸上尽是坚定的光芒,“鸿轩,你放心!我一定会让我们的孩子平平安安来到这个世界的!一定!你在天上一定要保佑我们的孩子,保佑我们母子平安!”

翌日中午,李夏沫从医院回到刘家,刘文景看到李夏沫拄着拐杖走了过来,担心的问,“若妍,怎么样?孩子还好吗?”

“医生说孩子挺健康的,爷爷您不用担心!”李夏沫笑道。

在医院的时候,当医生指着B超显示器上那个模糊的圆形斑点告诉李夏沫那就是她的孩子的时候,李夏沫情绪很激动,当医生告诉她孩子一切正常的时候,李夏沫显得有些兴奋。

“那就好!那就好!”刘文景欣慰的点了点头,伸手抓着李夏沫的手笑道,“饿了吧!快来吃饭吧!”

“爷爷,我有些事想问您!”吃晚饭,李夏沫看着刘文景说。

“有什么事你就问吧!”刘文景笑了笑。

“爷爷,孩子的父亲是不是叫鸿轩?”这个问题半夜李夏沫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就想问了,早上因为要去医院产检,一时间没来及问,现在她终于还是问出了口。

“你是怎么知道的?”刘文景的眉头死死的皱了起来。

“原来孩子的父亲真的叫鸿轩!”看到刘文景的反应,李夏沫就知道她猜对了。

“你记起以前的事情了?”刘文景有些担心的看着李夏沫问。

李夏沫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没有!”

“那你怎么会知道孩子的父亲叫鸿轩?”刘文景疑惑不解的问道。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水里,一个男人拼命的向我这边游过来,我不停得喊:鸿轩,救我!鸿轩,救我!然后一个大浪当头拍了下来,然后我就醒了!”李夏沫一五一十的说。

“原来是这样!”刘文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爷爷,你知道孩子的父亲姓什么吗?他总不会就叫鸿轩吧?”李夏沫追问道。

“他姓周,叫周鸿轩!”刘文景一五一十的回答,他并没有打算在这件事上欺骗李夏沫,即便是有一天李夏沫想起了一切,他也会有一番说辞。

“周鸿轩,周鸿轩……”李夏沫不断的念叨着这个名字,可她的脑子里却没有丝毫关于这个名字的记忆,唯一有的就是昨晚的那个噩梦。

“还是想不起来吗?”刘文景和蔼的看着李夏沫问。

“没有!”李夏沫无奈的摇了摇头。

“既然想不起来就算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真要想起来只会让你更难受,对你对肚子里的宝宝都不好!”刘文景劝说道。

刘文景的话直接堵死了李夏沫追问的打算,刘文景说的没错。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知道了对她来说恐怕并不是什么好事。

她现在是个孕妇,情绪不能激动,会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影响。

尽管她还是很想知道以前的事情,可还是强忍住了追问的冲动。

李夏沫回房间之后,阿晨快步走到刘文景的面前,低声问,“老爷,你告诉小姐周鸿轩的名字真的没事吗?万一小姐要是想起什么来的话,那岂不是……”

“阿晨,不用担心!凡事顺其自然就好,不管她最终能不能想起以前的事情,她都是我的孙女,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是我的重孙!”刘文景笑了笑说道,“对了,周家那边的情况现在怎么样?”

“周鸿轩已经接手了周深集团,不过最近他的处境可不太好!老爷,我们要不要动点手脚?只要周家没了,即便周鸿轩知道小姐是李夏沫,他也拿我们没有任何的办法。”阿晨迟疑了一下。

“不用多此一举!顺其自然就好,我可不希望我的孙女到时候因为这件事怨恨我!”刘文景笑着说。

李夏沫呆在刘家,被照顾的很好,衣食无忧,只是暂时不能外出。

刘文景给出的理由是她现在怀了身孕,要尽量的休息,不宜往外跑。

李夏沫很在乎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对刘文景的说辞并没有任何的怀疑。

她并不知道刘文景之所以不让她往外跑,根本性的原因还是不想那么快让人知道她在刘家。

江北那边,周鸿轩接任周老夫人成为了周深集团的董事长,因为总经理人选迟迟未定,周鸿轩也顺带着兼任周深集团的总经理。

周鸿轩入主周深集团并没有让李允对付周深集团的动作有一点点的迟疑,不过周鸿轩也不是吃素的,短短时间内就稳定住了局面,让李允无机可乘。

周深集团和李允创建的公司之间暂时谁也奈何不了谁,进入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时期。

因为李夏沫的失踪,陈宇豪遇害,长风公司群龙无首,关键时刻唐棠站了出来,在赵日天的协助下,在周鸿轩的暗中支持下,稳住了长风的局势,并进一步拓展了长风的市场。

长风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期。

时间匆匆流逝,转眼间过去了三个多月。

这三个月里,周鸿轩并没有放弃任何寻找李夏沫的希望。

他动用了所有能够动用的关系,发动了所有能够发动的人手,漫无目的搜寻起李夏沫的踪迹来。

可是李夏沫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失踪了一样,任他再怎么费尽心力的寻找也找不到她的一点线索。

若岚怀孕已经四个月了,平淡的小腹微微的鼓了起来。

期间遭遇了好多次的意外,可若岚和她肚子里的小生命依然顽强的挺了过来。

自从三个月前周鸿轩接任周深集团董事长,接手周家的产业,周老夫人就再也没有管过事。

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呆在书房里,老秦不止一次的看到周老夫人拿着那双她八十七岁大寿的时候李夏沫亲手做的那双做工粗糙的虎头鞋发呆。

不止一次的听到周老夫人唉声叹息。

长风经过三个月的发展,已经将触角延伸到了周边的县市,唐棠和赵日天的工作也日益的繁忙起来。

这天一早,看到唐棠提着行李箱走进董事长办公室,赵日天放下手中正在处理的文件笑着问,“唐姐,要不要我陪你过去一趟?我听说那个严总可不太好对付啊!”

“放心啦!他再不好对付,我也会有办法!我不在这几天,公司就麻烦你了!”唐棠看着赵日天说道。

“唐姐,你这是说哪里话!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放心,你走的时候什么样,回来的时候长风还会是什么样,只会比以前更好,绝不会更差!”赵日天笑着说。

“我相信你!”唐棠点了点头,随机目光晦暗下来,“小赵,你说夏沫姐现在在哪儿呢?她还活着吗?都三个月了,到现在都没有她一点消息,我好担心她!”

“我何尝不是这样?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了!夏沫姐,应该不会有事的!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说不定这一次你去临江市会有夏沫姐的线索呢!”

“没一回我出差你都这么说,这三个月我几乎跑遍了整个江南省可依然没有夏沫姐的半点线索,临江我也去过好几次了,要是有线索应该早就发现了!”唐棠显得有些失落,“三个月了,也不知道现在夏沫姐过的好不好,她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

“可能发生了什么意外吧!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赵日天走到唐棠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唐棠无奈的点了点头,“时间差不多了,我走了!”

说完唐棠拖着行李箱走了出去。

赵日天看着缓缓带上的办公室大门,目光闪了闪,重新坐下翻开了面前的一份文件。

去临江的高速路上,唐棠接到了周鸿轩的电话。

“周先生,您怎么忽然想起来找我了?”

“我听说你要去临江?”周鸿轩冷漠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没错,这次刚好要过去谈一桩生意!”唐棠笑着回答。

“你过去之后帮我留意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她的消息!”周鸿轩语气平静的说。

“放心好了,就算是您不说我也会去做的!”

挂断电话,唐棠转头看着窗外的风景,眼中闪着浓浓的希冀。

到了临江,唐棠入住了订好的酒店,第二天忙了一整天总算是把所有的事情忙的差不多了。

她又在临江逗留了一天,四处寻找李夏沫的踪迹,却依然一无所获。

眼看着长风那边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唐棠决定再留一天如果还没有李夏沫的线索就回江北。

第四天一早,唐棠刚刚睁开眼睛就感觉一阵头痛,一摸脑袋,竟然烫的吓人。

她当即让司机将她送到了附近的一家医院。

坐在往输液室,满脸无奈的看着吊瓶里面还剩下的大半瓶药液,唐棠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她原本是打算今天继续去找李夏沫的,却不想因为生病耽搁了,只能无奈的呆在医院里。

就在唐棠百无聊赖的时候,忽然开车的司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唐助理,唐助理!我……我……”

“你怎么了?别慌,慢慢说!”唐棠一脸疑惑的看着司机,他一向老成持重,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慌张。

“我……我好像看到董事长了!”司机深吸了一口气,满脸激动的说。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唐棠激动的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

“我说,我好像看到董事长了!”司机无奈的看着满脸激动的唐棠,又重复了一遍。

“在哪儿?你在哪儿看到的?快告诉我!”

“就在挂号的那边!”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快带我去!”唐棠猛的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跑。

“唐助理,你还在输液呢!”司机指着唐棠手上的针头说。

“这时候了,还输什么液啊!找夏沫姐要紧!”说完唐棠一把拔下手背上的针头,根本不管从针眼了渗出来的血滴,飞奔着冲了出去。

远远的唐棠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一个中年男人的搀扶下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尽管离得很远,可唐棠还是一眼认出那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李夏沫,看着李夏沫微微隆起的小腹,她的眼眶顿时湿润了,低声呢喃着,“夏沫姐,三个月了!我终于找到你了!太好了,太好了!”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

总裁独享:秘制鲜妻

  • 评分:10
  • 简述:现代言情
  • 来源:网易云
  • 作者:雨久花
  • 在和一个女人谈恋爱。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